返回第 2200 章 坚决不办  官色:攀上女领导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些事,唐诚和曹建友是在电话里说不通的,唐诚说:“你在哪里呢?你过来我的办公室,我们见个面吧!”

    曹建友底气十足的说:“我现在省委呢,一时之间过不去。”

    我靠他娘的!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曹建友还是恬不知耻,拒不悔改,仍然摆出一副骄横的表情,分明就没有把唐诚看在眼里,有句老话讲,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现实中,还真有这种人!曹建友之所以还敢这么猖狂,他无非是依仗着薛中田,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薛中田第一是不想看着唐诚进一步做大!第二,薛中田更会要死保自己,薛中田不会不管的,薛还要用自己在省政府牵制唐诚。基于这两点,曹建友才敢公然的对抗唐诚!

    唐诚是调不动这个曹建友的!

    唐诚向下压了压怒火,平静的问道:“既然是如此,那你能什么时候过来啊?”

    曹建友沉吟了下说:“一个小时后吧。”

    唐诚说:“一个小时后,你就过来我的办公室,我等你。”

    曹建友就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曹建友和唐诚在办公室里会面了,其他人都没有在场,就唐诚和曹建友两个人!

    双方隔着一个大的办公桌,相对着坐定身子,双方的脸色和眼神都很严肃,眼神中都露出一种坚毅果敢,谁都不服谁,空气中顿时就有了一种窒息的味道,昭示着接下来,会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言语交锋!

    双方沉寂了一会,唐诚先开口说:“建友同志,我听说有个叫穆文兵的人,牵扯到了土方工程的造假案子,而这个人是被我们省纪委正在调查的,可是,就在调查期间,你又派人把穆文兵给要走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啊?另外,你和那个穆文兵是不是有亲属关系啊?我们是想把问题搞清楚,如果真是有领导干部在这个里面起到了不好的作用,我希望他能主动的向组织坦白,争取组织的谅解。现在,你马上安排经侦队的人,让他们把穆文兵这个人移交到我们纪委来,配合调查关于土方工程存在的质量造假问题!”

    唐诚还是希望这个曹建友能够主动一些,坦诚错误,唐诚倒是不希望他陷的太深,更希望曹建友能够和穆文兵摘清关系!

    可是,曹建友却立时就情绪激愤起来,他猛然的站了起来,敲了下桌子说:“唐诚!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打击报复啊!还是栽赃陷害啊!你究竟想干什么啊?这个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我就不会顾及到很多了,我知道,你来甘南任职后,知道了我和薛书记关系走的近,在省政府碍着你的事了,你就睚眦必报,把我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啊!老是想把我处之而后快!唐诚!我告诉你,你这样的算盘是打错了,我曹建友是行得正坐得端,我问心无愧,我不怕任何人对我下黑手!你要调查这个土方工程,无非是因为我当初分管了这个工程,你就想利用这个事,来打击我!你的伎俩我是非常清楚的,想要以经济控罪代替政治控罪,在省政府里扳倒我!好让省政府变成你唐诚的家天下,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可是,你唐诚也不要忘了,我们还有省委呢,还有薛书记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某些人善于权谋,热衷于搞政治斗争,这种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现在也想清楚了,唐诚,你就是一个十足的阴险家,当初你有意的让我分管土方工程,然后再这样查我,你是何居心啊!你很毒啊!”

    这就是官场,办公室里,发生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争斗,有的时候,是激烈争吵,有的时候,甚至都可以演变成全武行!

    唐诚没有料到,这个曹建友的反应竟然会是如此的激烈!

    反正是穆文兵的人,现在曹建友的手掌心里把控,那也就意味着,唐诚手里根本就没有直接的把柄来攥住曹建友,曹建友才会如此的反应激烈,敢和唐诚当面的较真和争吵!

    唐诚看着曹建友发红的脸,像是凛然正气一样,唐诚的火也冒了出来!

    本来,唐诚当初看到了地基工程被造假,严重的豆腐渣工程,糊弄国家,草菅人命,唐诚就十分的愤怒了!

    唐诚也“嚯”的站起来,也用手拍了下桌面,斥责回击到:“曹建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要忘了,我是省长,你是一个副省长!你在我的领导之下!你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和态度和我讲话啊!”

    曹建友针锋相对,回击到:“可是,我是省委常委,你也是省委常委,你这个省长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薛书记还是你的领导呢,你还要在我们省委常委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我也告诉你,唐诚,我曹建友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肚里没有病,我就不会死掉,我谁也不怕!你这么做,就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和政治陷害!”

    唐诚厉声说:“我也不希望看到有些领导干部牵扯到工程问题,我当初把土方工程安排给你分管,我可没有让你造一个豆腐渣工程出来,是你监管不严,你就是要负起这个责任。”

    曹建友看到唐诚站着,也是凛然正气!

    曹建友的心软了下,他把怨气撒了出来,他还是想达到自己的一个目的,他希望土方工程这个事情,能够尽快的定论,并且把这页翻过去!

    曹建友就主动地先坐下来,缓吐了一口气说:“如果仅是负有失察责任,我会负的。”曹建友想负的就是这个责任。他继续说:“唐诚省长,我也明白,我在省政府里,确实做了很多不利于你利于薛书记的事,你对我有意见,但是,我也有我的难言之隐和难处,所以呢,对于以往的事,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接下来,我会做到公平公正,我和薛书记会保持距离,省政府里的工作,我会努力做到和你保持一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向前看,我的意思呢,穆文兵的事情,经侦队那边也是工作需要,等到那边处理完毕后,就让穆文兵再去纪委里,把事情说清楚,好吗?”

    曹建友的这番话,有两个计策啊,第一个就是缓兵之计,先缓一缓,使曹建友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抚这个穆文兵,把后遗症处理掉。第二个计策,就是口腹蜜剑,先用好听的话,把唐诚迷糊了,然后再逐渐的解决问题。

    唐诚才不会上当呢,更不会听了这个曹建友的这个**汤!

    唐诚摆摆手说:“穆文兵的这个问题,纪委在等着呢,必须要马上见到人,我的意见是,你立马通知人,那穆文兵给我送回到纪委去!这是原则,不容置疑和动摇!”

    曹建友听后,点燃了一支烟,把后背靠在椅背上,他慢悠悠的说句话:“要是我坚决不办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