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4章 奈何桥上等三年  大唐风华路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韩跃用力抱了抱李世民,终于向着前面抬起了脚。

    第一步,路旁有两个百姓跪了下去。

    第二步,跪下去的百姓突然由两个变成了两三百个。

    第三步,整个码头只听轰隆一声震响,但见黑压压人群宛如潮水一般下跪,转眼之间传递到极远方。

    嗡,嗡嗡,嗡嗡嗡!

    皇帝大行归天,有钟悠扬长鸣。钟声从华夏帝国皇宫响起,然后滚滚声浪不断向天地散播。于是各地皆有声响,有钟者敲钟,无钟者敲锅,天地之间似乎只有一个声音,尽皆是帝王归天的送行之礼。

    声音急速传播,比之快马和飞鸟迅速了无数倍,从岭南越过高山大河,一路北上到达中原,同时又向东方西方南方传递,仿佛转眼间已经笼盖了全球。

    当日下午,钟声传到长安。

    帝王归天,宛如天泣,李世民活了五十三岁,钟声也敲响了五十三声,这是当初早已约定的事情,整个天下听到钟声都能明白。

    钟声悠悠,慢慢从长安街头传进皇宫。

    彼时李承乾正抱着一个小孩在花园静坐,闻声之后先是怔了一怔,随即他轰然从石凳上站起来,手中的小孩差点跌落地上。

    “父皇?是父皇……”李承乾眼圈一红,泪水悄无声息滑落。

    彼时长安城中一个小摊位前,有个满脸刀疤面色狰狞的老人正在售卖羊肉泡馍,听到钟声手腕突然一颤,手里的大勺子当啷一声掉进锅里。

    “二郎?二郎是你走了吗?”

    老人呆呆站在那里,泪水渐渐模糊纵横。

    他是李建成,他是李世民唯一的亲哥哥,他和弟弟争了一辈子,打了一辈子,然而这一刻他心里没有任何的恨意,他迷离的眼中似乎又出现一个调皮的小少年。

    “大哥,大哥,我今天偷偷下水抓鱼了,如果父亲追问起来,大哥你一定要帮我哦……”

    调皮少年的音容笑貌那么清晰,然而很快就变得模糊不清飘摇远去,李建成痴痴伸出手想要去挽留,可惜他用足了力气也挽留不住。

    钟声不断传递,散播天地四方,这一日不论是旧时的敌人还是幼年的挚友,所有人全都放下手中的事情,然后目视南方默默叹息一声。

    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走了!

    一代庇护中土的皇者去了!

    在那遥远的北地西伯利亚高原,钟声同样悠悠传播而来,彼时一个面色阴冷桀骜的中年正在杀人,听到钟声忽然将手里的屠刀一扔。

    “今日不杀人,这些奴隶放了吧……”

    旁边一群辽东刀客有些不解,怔怔看着大统领怎么突发慈悲,然而王凌云只是落寞一笑,喃喃自语道:“天地之间,少了一位可敬的人。”

    李世民一生,波澜壮阔,征战天下,开疆拓土,虽有瑕疵,然而瑕不掩瑜,他是汉家历史上有名的好皇帝,把大唐的威名散播到天地四方。

    老百姓很淳朴,谁让百姓挺直腰杆,老百姓就认为谁是好皇帝,即使在几千年后的后世,华夏儿女仍然孺慕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

    有这样的皇帝庇护着,我们可以昂然无惧的直起腰。

    ……

    当日下午,还是岭南。

    韩跃抱着李世民慢慢走近皇宫,然后将老人的身体轻轻放在一张床榻上。此时整个皇宫已经垂挂了白色绸绫,一些小宫女正在抽抽噎噎低泣。

    华夏帝国建立的时候李世民已经不管事了,所以平日里对待宫女太监们很是温和,他晚年不像一个帝王,更像是个慈祥的老爷爷,许多小宫女喜欢围着这位老爷爷听他讲故事,讲那些汉人平定四方吐气扬眉的好故事。

    然而今天,这位老爷爷走了。

    帝王大行归天,必有礼部到场,所有的殡葬礼节很是繁杂,这种事韩跃插不上手。

    六艘铁甲舰已经靠岸,船上所有人已经回来,直到这时韩跃才忽然发现,人群中似乎少了最重要的一个人。

    李世民在甲板躺椅上的时候,这个人没有出现!

    韩跃抱着李世民跳上陆地的时候,这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母后,母后她……”

    韩跃心里有些慌张,风驰电掣冲出皇宫。

    李世民走的时候长孙竟然不曾出现,这几乎是超出所有有认知的事情,要说当世之间谁最在意李世民,绝对要属长孙皇后最真心。

    可是李世民离开的时候,大家竟然没有看见长孙的影子。

    韩跃狂冲而去,瞬息惊动了很多人,游游展开轻功急速想追,后面一群媳妇同样跟着奔跑,其中豆豆和唐瑶不会武功,急召两个宫中女大内高手背着跟随。

    然后李石头等小辈同样跟着出宫,所有人追着韩跃一路狂奔。

    不久之后,众人重新回到了铁甲舰!

    韩跃发了疯一样在床上乱找,然后终于在甲板一个角落发现一个落寞的身影。

    不,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长孙皇后盘膝坐在甲板上,怀里搂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是唐瑶的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还不到五岁。

    “皇奶奶,您说皇爷爷去了天上,那天上是不是很冷啊,皇爷爷那么喜欢继瑶,您说他会不会帮我去抓云彩……”

    童言无忌,还不知道疼爱自己的老人已经不再了,小姑娘趴在奶奶怀里很是乖巧,两只小手调皮的玩耍着长孙的白发。

    韩跃轻轻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放缓脚步走过去。

    豆豆等人同样蹑手蹑脚,生怕弄出一点声音会惊扰到婆婆,唐瑶轻手轻脚把自己女儿抱离长孙,然后所有人默默无语不知道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韩跃慢慢坐到长孙面前,小声问道:“母后……”

    长孙脸上没有一丝悲伤,或者说所有的悲伤都被她压在心里,这位名传青史的皇后还是那样慈厚端庄,她忽然伸手轻轻握住了韩跃的手。

    她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眸子之中似乎闪烁着回忆的光彩。

    “跃儿啊,母后记得你跟我唱过一首歌,你说那首歌是你在梦中大国里学会的,现在这首歌你还会不会唱?”

    “会唱,会唱,不管哪一首歌,孩儿都会唱……”

    韩跃连忙点头,然后才小心询问道:“母后说的是哪一首?”

    长孙慢慢抬头,望着天上的白云悠悠。

    虽然长孙不发一言,但是韩跃已经懂了,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挪动靠近长孙身边。

    他慢慢张开口,低声哼唱那首歌给长孙听。

    那天的云是否已料到,

    所以脚步才轻巧,

    以免打扰到,

    我们的时光,

    因为注定那么少。

    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

    你知道不知道……

    唱着唱着,韩跃哽咽不能声,豆豆等人低低悲泣,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好奇咋着乌溜溜的大眼睛。

    长孙面上带着微笑,然而眼角有热泪滚滚,她仰头看着天上白云,口中幽幽落寞道:“想您的时候,抬头微笑,陛下啊,臣妾想您!”

    她在流泪,在不断流泪,但是她坚持抬头坚持微笑,只因为她心里思念那个相守一生的男人。

    女人活着一辈子,不求衣食富足不求各种美满,女人活着一辈子,只愿意有个男人能相守白头到老。

    李世民大行归天,长孙才是最悲痛的人。

    韩跃已经唱不下去,长孙却把歌声继续承接,然后是豆豆等一众儿媳呜咽悲哭,陪着母后一起不断哼唱那首歌。

    天上白云悠悠,变幻犹如苍狗,唐瑶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儿忽然小手指向天空,娇憨轻声道:“皇奶奶您看呀,那朵白云真像皇爷爷,皇爷爷天天说要去给继瑶抓云彩,原来皇爷爷真去给继瑶抓云彩去了呢,皇爷爷真好……”

    童言无忌,然而最能触动人心!

    长孙终于抑制不住心中悲哭,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

    众女陪着痛哭,呜呜咽咽悲泣,韩跃却慢慢从甲板上站起来,然后俯身将长孙抱起来走到船边。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浩瀚大海有一轮明月垂垂攀升,船上海风呼呼吹拂,月光在海平面上跳跃闪耀。

    “父皇……”

    韩跃陡然开口,对着浩瀚大海高喝,喝声气浪奔涌,震得海水颠簸,他双手使劲抱着长孙,大声吼叫道:“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生为帝王,胸襟如海,父皇,儿臣知您临去之担忧,我在此间立个誓,父皇您在天上好好看着,看着孩儿如何守护这一片土地!”

    他说到这里缓缓一停,然后以更加高昂的声音发出呐喊,大吼道:“大唐有我,华夏有我,不管十年百年还是千年,汉家儿郎皆会停止腰杆活下去……”

    这是一位帝王的铮铮铁誓,是在向着另一位帝王去发誓。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父子传承,继承遗志,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走了,另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接手了他的宏愿。

    韩跃怀中,长孙面带慈祥微笑,虽然她眼中还有滚滚热泪,然而始终保持着微笑面容。

    听到儿子发誓,这位名垂史书的皇后慢慢抬头看天,她突然幽幽叹息一声,轻轻道:“老头子,走好啊!”

    说完这六个字,忽然用手努力抓着儿子,然后目光看向一众儿媳,最后看向唐瑶的小女儿,面带慈祥,喃喃又笑,口中仿佛呓语道:“臣妾还要再活几年,等孩子们长大了才能去找您!老头子你放心,臣妾一定会埋在您身边,下面太冷,我能帮您暖暖脚……”

    简简单单一句话,道不尽夫妻情意和忠贞。

    就仿佛后世那一句山歌,唱的那才叫夫妻: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长孙让李世民等她!

    ……

    ……第二更到,今天两更两个大章节,8000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