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2章 终极一战  大唐风华路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世界是圆的,世界是圆的,世界是圆的……

    西方人航海家麦哲伦在1622年才证明了这件事,但是华夏之人提前了一千年知道了这个真理。

    世界是圆的,从起点出发,最终会回到原点……

    当小女巫阿雅在欧罗巴洲怀念韩跃的时候,华夏远洋舰队已经绕过非洲好望角,然后一路向东进发到了波斯湾。

    大海无垠,浩瀚无比,船队经过长达半年航行,渐渐进入了四大洋之一的印度洋。到达这里之后,船队众人终于相信了韩跃的话,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圆啊。

    之所以相信,原因很简单。

    因为远洋舰队在印度洋遇到了华夏第二支出海的舰队,这第二支舰队乃是纯粹的远洋战船队,他们从岭南海港出海向南巡视吕宋和爪哇,然后试探着向西去找传说中的天竺和波斯。

    两支船队相遇,转眼融为一体,这时候船队显得越发巨大,当世之间再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超越。

    别说超越,连想都不敢想。

    足足十艘铁甲舰……

    两百多艘木质双层巨船……

    韩跃出海时舰队搭载的大部分是商贾,学者,研究院学子,道家和佛门,第二支舰队搭载的却全是精英无比的战士。

    人数足足达到五十万!

    这一日。

    天中日光浩浩,大海波澜不兴,巨大的舰队全体停在海平面上,海风如**拂之下,舰队宛如盘亘在大海上的一条巨龙。

    清晨一早之时,旭日才刚刚初升,然而李世民已经命人抬着自己的躺椅来到甲板,然后懒洋洋躺在椅子上晒太阳。

    整个舰队这几日都很忙碌,也许唯有这位太上皇显得很悠闲。哦,不对,还有一个人显得很悠闲,那就是陪着李世民晒太阳的韩跃。

    父子两人一人一张躺椅,就那么懒洋洋躺在上面说着闲话,时间悠悠而过,转眼日上三杆……

    李世民忽然一改懒洋洋的模样,陡然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他的动作明显有些吃力,然而双目之间依稀还有灼灼的光。

    “跃儿,为父一生从不服人,然而今日我终于服了……”

    旁边韩跃慢慢也坐了起来,然后微笑看着白发苍苍的老父亲,轻声道:“父皇何出此言?”

    此时周围站着无数重臣和将领,皆都默默守护在一旁,文臣们今日穿着朝服,武将们则是披甲持械在手。

    就连几位老国公也是浑身甲胄,面上带着冷厉和肃重之色。

    李世民目光眺望远方,悠悠吐出一口气,忽然有些感慨道:“都说运筹帷幄,本是将帅之责,都说内政治理,乃是文臣所长,然而你这个皇帝把他们的职责给抢了,你所有的谋划全都超越了将和臣……”

    李世民说到这里缓缓一停,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站着的几位老国公,微笑问道:“程知节,你跟朕说实话,在我们出海之时,你可曾担忧过远洋会浪费时间?”

    老程点了点头:“陛下说的没错,俺老程确实担心过,当初出海的时候也没定下个回归的时间,俺老程真怕华夏没人坐镇放缓发展……”

    李世民‘嗯’了一声,转头又看向旁人,微笑接着问道:“李勣,你是军中大帅,身负开疆拓土之责,朕现在也来问问你,你出海的时候是否担心过华夏开拓的步伐?”

    李勣拱手一礼,郑重道:“陛下说的没错,臣当时确实很担心。”

    李世民再次‘嗯’了一声,转而又问其他人,道:“你们呢,你们呢,尔等是否各存忧虑,害怕帝国放缓了腾飞的脚步?”

    他一个一个问过去,在场众人无不点头应答。

    李世民忽然用力扶着躺椅扶手站起来,然后仰天发出洪亮的大笑声,他左手重重一挥,右手突然指着韩跃,大声道:“跃儿,为父服了……”

    两年前远洋舰队出海,那时韩跃已经定下了所有策略,他们随着舰队环球航行,华夏本土紧锣密鼓发展。

    看看下面这个时间点吧……

    韩跃到达瀛洲的时候,华夏本土造出了第十艘大船!

    韩跃到达吕宋的时候,华夏本土造出了第六艘铁甲舰!

    等到吕宋被收服爪哇被攻占的时候,华夏本土已经可以组成新的舰队往来通商!

    然后韩跃等人东进太平洋,一路到达了南北美洲,再继续东进到达欧罗巴洲,把汉人的脚步拓印到整个世界。

    韩跃的脚步不停,华夏本土的发展一样不停,悠悠两年时间过去,帝国竟然又造出了新的一支舰队。

    最主要的是,又训练了五十万精锐的海洋卫,搭船之时属于海军,登陆之后可以陆战,这是后世闻名的海军陆战队,也是华夏用以强国的盾和矛。

    ……

    韩跃陡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慢慢走到李世民身边,他负手望着舰船前方的海平面,口中长长吐出一口气。

    “父皇,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孩儿十五岁从田家庄走出来,在这个世间整整奋斗了二十年,如今您已白发苍苍,孩儿也已人到中年,我终于要完成自己的梦想,做完这件事咱们就回家……”

    李世民哈哈狂笑,伸手一把抓住韩跃的手。

    父子两人四目相对,目光之中都有锐利的光,旁边一众文臣武将满脸严肃,突然同声齐喝道:“终极一战,打完回家。”

    韩跃目光悠然远眺,喃喃自语道:“今年,我三十四岁……”

    轰隆隆——

    天地之间,陡然响起巨大的轰鸣声。

    脚下战船在颤抖,大海水面在震动,海浪翻卷之间,极远处腾起冲天的火。

    韩跃猛将大手一挥,厉喝出声道:“程知节,此次征战,仍你为锋,帝国海军陆战队五十万随你进发,给朕把华夏的气势打出来。”

    “啊哈哈哈陛下放心,就算您不说臣也会奋力……”

    老程满脸振奋,复又带着无端狂喜,他急急冲着韩跃拱了拱手,然后在一众大臣的羡慕下转身而去。

    韩跃又厉喝,下令道:“李勣何在?”

    李勣同样面色激荡,上前挺胸抬头,这位老帅如今也是白发苍苍,然而他这一刻浑身都在迸发战意。

    韩跃看他一眼,脸上忽显三分柔和,淡淡道:“汝追随我良久,今日大战仍你为帅,海洋卫五十万人,陆地远征军一百万人,另有早已深入此间的西府三卫四十万,大唐盟军两百万……”

    “臣明白,这是三百九十万!”

    李勣大声回答,声音都带着颤抖。

    整整三百九十万大军,而且全是精锐无比的战士,这样的军力他生平从未听过,也是任何一个帅才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机会。

    指挥三百九十万大军作战,必然要在青史之上留名,陛下这是要给自己功绩,让自己的名字永远在华夏史书上灼灼闪光。

    韩跃徐徐轻吐气息,目光遥遥眺望海面,他脸上忽然显出一丝别人无法捉摸的轻笑,意味深长道:“从今天开始,华夏这两个字雄霸全球,我们崛起了,不仅仅屹立在东方……”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然后轻轻拉起李世民的手,语带无限感慨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父皇您知道么,儿臣曾经做过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有一个国家,历史上经历了四个雄伟的帝王,然而传承几千年之后子孙后代不争气,那个国家还在奋力拼搏渴盼崛起!唉,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血泪!”

    他没有避讳,但也没有直说,用一个梦解释了自己的情况,甚至直言不讳说了‘宋祖’这两个字。

    要知道此时还是大唐时代,宋太祖赵匡胤压根没有出世,韩跃突兀将这个说出来,几乎是在向众臣昭示他的来历。

    李世民略带迟疑看了韩跃一眼,忽然哈哈狂笑道:“罢了罢了,有何担忧,你是朕的儿子,你始终是朕的儿子……”

    说着忽然看向浩瀚大海,高声大呼道:“潜龙兄弟,听闻你死后身体回归大海,随波逐流,遨游天下,如果今日你能看见这里,应该为咱们的孩子感到开心吧!”

    轰隆隆——

    炮声再响,天地轰鸣,仿佛连大海都在震颤,欲要匍匐在华夏人的脚下。

    数百艘战船终于开动,缓缓向着波斯湾逼近,船上五十多万海洋卫杀气腾腾,岸边陆地东方陡然也出现数之不尽的战士。

    韩跃猛然大手一挥,沉声喝道:“全军出动,口呼调停,阿拉伯帝国正和波斯帝国决战,咱们华夏帝国身为全球领袖怎能坐视不理,去调停,去分割,不管哪一方胆敢炸刺,立马给朕灭了他们,我要让这个世界都明白一件事,这个世界是华夏的……”

    这一番话说的霸气无比。

    然而韩跃说的底气十足。

    当初阿拉伯帝国入侵吐蕃,韩跃只能派出十万西府三卫去报复,虽然全歼了对方的入侵军队,但是毕竟没能吐气扬眉反打回去。

    现在,八年时间过去了,华夏兵锋已经尽展獠牙,当世之间再也不存在对手。

    ……

    海洋卫五十万人。

    陆地远征军一百万人。

    当年随着罗家战神罗通劳师远征的西府三卫四十万人。

    还有大唐李承乾派来的盟军两百万人。

    统共三百九十万,轰然踏进了中亚的地界,这一日的波斯湾到处战火弥漫,华夏战士的英姿震撼了整个世界。

    韩跃说的是调停,然而三百多万大军根本不曾调停,仿佛李勣误会了韩跃的指示,又或者麾下的将领们没有听懂军令,总之这一日根本没有调停,华夏大军出现之后直接就是一个干。

    于是……

    波斯帝国百万大军覆灭!

    阿拉伯帝国百万大军全歼!

    这一场旷世之战足足打了三个月,整个中亚地区全部插上了华夏的旗。

    悠悠三个月之后,那位曾经觊觎东方的哈里大帝被人绑缚而来,满脸惊恐跪在了韩跃的面前,

    当时韩跃手持酒杯面带微笑,旁边一个卫士上前掏出一把短筒燧发枪,韩跃微笑发问道:“听闻哈里大帝喜欢华夏火枪,这个事朕始终替老朋友记着呢,可惜这几年朕一直有些忙碌,直到今天才能亲自给你送过来,大帝勿怪,带着它上路吧!”

    砰一声轻响!

    燧发枪冒着青烟!

    这是华夏帝国在波斯湾开的最后一枪,这一枪结束了当世所有的战祸和纷争。

    没有战争之后,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会慢慢变得繁荣,从这一天开始,阿拉伯的商人可以组织商队前往东方去进货,然后转折中亚遥往西方欧罗巴洲,华夏帝国的商人同样迈步全球,将汉家的文化和知识散播贡献出去。

    世界各地渐渐走上和平发展之路。

    韩跃的舰队再次拆分,最后只保留了六艘铁甲舰继续上路,众人顺着波斯湾慢慢东进航行,距离华夏本土的故乡越来越近了。

    “要回家了……”李世民如此感慨!

    “要回家了……”文臣武将轻轻叹息!

    所有人每天都喜欢做一件事,那就是旭日初升的时候跑到甲板上眺望东方,一整天一整天就那么朝着东方看,仿佛视线能够越过浩瀚大海看到华夏岭南,看到大唐故土。

    韩跃每天也是如此,说不想家那是假的,男人过了三十岁之后,所有的浪荡和潇洒全都不在,这时候的男人肩膀上最重,这时候的男人性格最成熟,这时候的男人不再每天想着女人想着小妞,这时候的男人骨子里眷恋故土。

    回家的路,每一天都显得很漫长,终于舰船脱离了波斯湾,渐渐进入了印度洋东部。

    这个地方,古称天竺。

    按照原先的预想本不打算停留,但是韩跃忽然下令舰船靠一靠岸!

    “朕和佛门干了一辈子,今日来此发源地应该看一看,佛与佛门是两个概念,不能因为佛门的瑕疵而去贬低他们的佛……”

    于是舰船靠岸,华夏众人不情不愿的登陆天竺古国,韩跃倒是兴致很高,带着老婆孩子游逛了好几日。

    他到了那颗传说中的菩提树,俯身观看了传说中佛的证道处,然后韩跃微微轻笑留下一掲,留下了一句谁也不明白的话。

    “活在众心虚妄中……”

    一句掲语,谁也不懂,韩跃大笑之间牵着孩子离去,华夏舰船轰隆离开了天竺。

    他虽然走了,但是留下了自己的脚印,堂堂华夏帝国的帝王来过,也在悄无声息间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这个人是一个苦行的僧人,这几年在天竺一直过得不是很好,他到处拜佛求经找人论法,然而每一家寺庙都鄙夷他是个穷困潦倒的和尚。原来佛法即使在天竺发源地一样走歪了路线,没钱没权你照样得不到笑脸。

    这个苦行僧名叫玄奘,这几年一直被人嘲讽笑称东土来的蠢和尚。

    然而,韩跃来了,韩跃又走了,虽然只不过匆匆几天时间,但却在悄无声息间改变了玄奘的命运。

    “大师,大师,圣僧,圣僧,东土来的大师,华夏庇护的圣僧……”天竺无数寺庙大开寺门,主持的老和尚亲自走出寺门,这些人到处搜寻玄奘的影踪,口里呼喊着圣僧的名字。

    于是玄奘被人拥上了象征圣洁的巨象,乘坐着巨象在整个天竺游走,他和各地的所谓高僧论法,不管谁听后都要拜服喊一句圣僧。

    于是玄奘也去了佛的证道之处,在那颗菩提树下大讲佛法宏论十三篇,天竺所有的寺庙送来无数古佛经文供他选取,而且还会按照玄奘的要求予以删减增加。

    一年之后,玄奘启程回归!

    天竺举国夹道相送,又赠黄金白银无数,几十匹白马驮着经文悠悠上路,带走了所谓的佛法高深卷轴。

    当初他来天竺的时候,属于佛门之中的狂信僧侣,然而这次启程回归的时候,玄奘心里却有了新的感悟。

    白马经队一路东进,天竺各地皆拜圣僧,当快要离开天竺边境的那一刻时,玄奘回首这几年在天竺所受的冷眼和嘲讽,他忽然从道路旁边摘起一朵小花,然后拈花站在白马旁边微笑。

    “我为圣僧,来自东土……”

    这句掲语谁也不懂有什么深奥内涵,唯有玄奘自己才明白他心里的鄙夷。

    “你们之前骂我是蠢和尚,陛下来过之后立马喊我是圣僧,原来佛法发源之地也走歪了路,这样的佛法不取也罢。”

    玄奘微笑着扔下那朵花,一如传说中那位圣僧扔掉花一样,他站在天竺边境仰天狂笑三声,然后骑着白马带着经文慢慢回国。

    ……

    却说华夏舰船驶离天竺,此后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没有去近在咫尺的吕宋,没有去视察已经成为藩属的南洋诸国,六艘铁甲舰风驰电掣直奔东方,终于看到了延绵无尽的浩瀚故土。

    环球航海一周,终于回到起点,立时整整三载,华夏人的足迹踏遍了整个世界。

    这一年,正是历史上的贞观二十三年。

    这一年,韩跃三十四岁。

    舰船汽笛悠扬,慢慢向着港口停靠,天上白云悠悠漂浮,身后大洋碧蓝如洗,船头甲板之上,有一张躺椅横亘摆放,上面躺着一个满脸微笑的老人,柔柔海风不时吹起他苍苍的白发。

    回家了,按说所有人应该心情激动万分才对,然而这一刻铁甲舰上哑无声息,气氛隐隐约约显得凝重。

    “跃儿,朕要回家了……”一声苍老虚弱的感慨,陡然打破了这份凝重。

    李世民闭目躺在躺椅上,口中发出仿佛呓语般的声音:“这一次环球航行,真的让为父有些疲累!”

    是啊,贞观二十三年了,李世民确实有些累了。

    ……

    ……越到后面越难写,好长时间才能斟酌下笔,欢迎大家加群来讨论一下,后面的情节该怎么写,马上要完本了,我有六个结局要写,不知道用哪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