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1章 求求你,我不要做女王  大唐风华路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生如圆,便如生死,无论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大家都是赤条条来,然后又赤条条的走,就好像环绕整个世界航行,走到最后终究还会回到起点。

    但是,精彩的是过程!

    李勣忽然看向韩跃,拱手轻轻发问道:“陛下,若是前方真乃西方欧罗巴洲,那么老臣终于想明白您之目的也,陛下这是要环绕整个世界一圈,然后经过数个大洲数个大洋,最终您还是会回到华夏本土的起点,完成当世第一次环绕整个世界的航行……”

    说到这里再次拱了拱手,郑重又道:“老臣这个猜测,不知对也不对?”

    韩跃看他一眼,随即微笑点头,淡淡道:“英国公所言,正是朕之谋划,我来此欧罗巴洲之后,会继续航行绕过非洲,然后舰队继续东进到达波斯湾,在那里和一个暗战良久的老对手战上一场,此后朕会回归华夏本土,终其一生不屡凡尘……”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面上显出一丝感慨复又不可捉摸之色,悠悠道:“因为,朕那时已经完成了生平梦想!”

    那时候的他,没有白来这个世间走一遭。

    打了东南亚,收了吕宋和爪哇,到过美洲,来此欧洲,然后扰航非洲大陆,再去波斯湾和宿敌干上一场……

    完成这所有的一切之后,当世应该再无敌手可言,汉家民族注定要腾飞起来,韩跃心中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呜呜呜——

    舰队领航船继续爆响汽笛,船队风驰电掣划破浩瀚的海面,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半天,上百艘大船忽然响起冲天暴吼,因为所有人已经用肉眼看到了前面的海岸线。

    遥看那方大陆,海边竟有港口,但见有些小木船正在海面飘摇行使,似乎是因为发现了陌生的船队而惶恐逃窜。

    视线越过海岸和港口,隐隐约约可以见到海边有村庄,然后用望远镜继续向远处观察,会发现村庄的后面是一处风格迥异的石头城堡。

    韩跃忽然转头看向阿雅,伸手轻轻在小女巫的额头摩挲,小女巫也不知为何忽然心中发颤,陡然满眼流泪嚎啕大哭。

    小丫头语气无比恐慌,双手使劲抱着韩跃胳膊,大声道:“师兄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要做什么欧洲女王,我只愿做个汉家的小巫女……”

    她很聪明,韩跃摩挲自己的脑袋让她瞬间察觉出异常。

    她恍惚记起当初在岭南出海之时,那一日匆忙拜师孙思邈,任静师嫂在一旁语带暗示说了句:成为陛下的师妹,你会封为帝国的公主。

    成为帝国的公主,将会有一片巨大的采邑,那时候阿雅还很憧憬,渴望着师兄会把欧洲打下来送给自己,这样她就可以行使权力庇护可怜的女巫姐妹们,让大家再也不会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

    可是现在,她忽然不愿了!

    她不想离开师兄,不想离开东方,她也不贪图巨大的领土欧洲的采邑,她只想快快乐乐做一个研究药剂学的小女巫。

    “师兄,师兄,求求你,求求你……”小丫头满眼流泪,满腹都是惶恐,她两只小手努力抓着韩跃,几乎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力气。

    她生怕自己只要一放手,从此就会失去师兄的疼爱。她知道师兄其实没有爱上自己,那句所谓的大洋马只是一句戏言,但是阿雅愿意去等,她愿意用一辈子去等。

    都说汉女忠贞,其实欧罗巴洲的女子更为浪漫,她们对待爱情比汉家女子炽烈,有时候压根不会管男人喜不喜欢自己。

    譬如阿雅!

    小姑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韩跃……

    也许,是从她进入中土大唐的那一天,听到的是西府赵王名字,看到的是大唐民生富足。

    也许,是从她离开牛家大镇的那一天,乘坐着西府赵王的马车,享受着沿途无数的礼遇。

    又也许,是因为乘船南下,一路看见华夏子民劈山架桥,大山挡不住人的步伐,河流被凌空而飞渡。

    那些巨大的工厂,门前一眼望不到头的牛车,日光浩浩之下,车上装载着精光闪闪的精铁。

    所有的一切,在阿雅的心中汇聚成一个人的影子,伟岸,强大,有通天彻地之能,有俯仰乾坤之力,但是当阿雅在岭南码头见到韩跃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这个男子是如此的儒雅,温和,宛如宠溺女孩的邻家大哥哥,又似慈祥慈爱的老父亲。

    身为女子,无论东西,这个男人能满足少女心中所有的遐思,岂能不在潜移默化间引发她的懵懂?

    “师兄,师兄,求你不要扔下我……”

    小丫头泪流满面,双手努力抱着韩跃胳膊,海风徐徐吹拂,阳光遥遥斜射,她一抹漂亮的金色长发随风飘摇,忽然有几根发丝宛如调皮的小孩,飘飘摇摇撩拨到韩跃的脸上。

    周围众人皆退,就连李世民都背着手慢慢走远,舰船斩出浪花哗啦作响,然而这一处甲板忽然显得很宁静。

    自始至终,韩跃一直没有说话。

    他就那么任凭阿雅使劲抱着自己的胳膊,然后口中不断发出呜呜咽咽的哭声,远洋舰队风驰电掣前行,很快已经到达了海岸,韩跃忽然轻轻一叹,语带某种深意叹息道:“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总想顺应自己的本心,却被世事折磨的无法遵从本心,阿雅师妹,我现在不想直接答应你什么,我给出机会让你自己选……”

    说着一指前方陆地,轻叹又道:“欧罗巴洲已经到了,这里是你的故土,也是生你养你的家园,咱们靠岸之后走一走看一看,看看眼前这一片土地,看看这些星罗密布的国家,等到看完之后如果你还是愿意跟我走,那么师兄一定会张开怀抱带你离开!”

    此时阿雅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压根没有考虑韩跃语中的暗示,小姑娘想也不想便急忙点头,一张精美如玉的俏脸终于稍显笑颜。

    汽笛声中,舰队靠岸,六艘铁甲巨舰显得张牙舞爪,上百艘木质巨楼船彰显的实力,这样一支船队不需要任何语言形容,仅仅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当世霸主。

    不需要坚船利炮轰鸣,也不需要海洋卫登陆作战,眼前这个海港早已瑟瑟发抖打出旗帜,恭恭敬敬复又畏畏缩缩指引舰队停锚。

    韩跃叹息一声,伸手牵住阿雅,两人顺着铁甲舰慢慢下船,随后华夏帝国的臣民也慢慢下船。

    这个海港不大,目测只有千余人规模,海港后面就是形形色色的房屋,外形带着很明显的西方中世纪风格,全都是不规则的石头堆彻而成,很多地方还存留着孔洞。

    顺着民居继续往前看,最远处是一座比较规整的城堡,说是比较规整,也只是相对本地民居而言,如果放到大唐或者华夏帝国那边,这样的城堡绝对算不上好建筑。

    但是韩跃却知道,那个城堡里住着的是统治者。

    此时的欧罗巴洲还是较为落后蛮昧之地,经年乱战不休,城堡经济为主,也许三五百里就是一个小国,治理国家的君主一般号称国王,但是麾下势力还比不上大唐的一个将军。

    众人下船之后,才发现海港上其实并没有多少人,潮湿泥泞的道路两侧偶尔跪着几个瑟瑟发抖的人,全都低着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大家有些迷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海港,倘若根据这个海港规模推测的话,港口上讨生活的应该不止这几个人啊。

    韩跃一脸若有所思,口中再次轻轻叹息。

    旁边阿雅却在轻轻发抖,她的几个女巫小伙伴也在浑身颤抖。

    终于,阿雅忍不住拔足飞奔,然后跑到路边拉起一个百姓,她顾不得和对方施展礼节,急急道:“是不是镇子上在审判,是不是国王又在烧女巫。”

    此时阿雅浑身上下全然不是女巫打扮,她穿的乃是华夏特有的精美衣裳,韩跃几个媳妇都很喜欢阿雅,经常会手工缝制一些漂亮衣服送给她,众女把阿雅打扮的漂漂亮亮,经常还会调侃说这是帮妹妹做的嫁衣。

    华夏语言深奥无比,所以妹妹这个词有很多种代指的意思,可以是指丈夫的师妹,当然也可以是指丈夫的女人。韩跃几个妻子经常开玩笑,偶尔会说大家想看看夫君怎么骑大洋马。

    因为阿雅穿的漂亮,一看就不是普通女子,那个被拉起的欧洲百姓明显很是畏惧,对于阿雅的问话想都不想就急忙答应,瑟瑟点头道:“尊贵的女士您说的没错,国王英勇的骑士刚刚抓了一批邪恶女巫,正在镇子上聚集百姓审判,火刑柱也已经准备好了,噢,多么可怜的孩子,又要被烧死了……”

    这人说话很是矛盾,一边说抓住了邪恶女巫,一边又说多么可怜的孩子,可惜阿雅已经来不及分析他的心理,陡然转头对韩跃大喊一声,几乎带着哭腔道:“师兄!”

    韩跃郑重点头,沉声道:“放心,朕明白!”

    话音未落,身后轰隆有声,一队精锐海洋卫在两个青年将军的带领下拔足飞奔,顺着泥泞道路横冲直撞冲向远处城堡。

    阿雅下意识吐出口气,小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胸口。

    华夏海洋卫脱胎于西府三卫,乃是西府三卫之中最强的精英,当年西府三卫已经天下无敌,此时的海洋卫更加强悍无匹。

    但见这队精兵在奔跑之时,上千人已经抽出长刀凌空挥舞。

    同时另有一队上千人再次从韩跃身后出现,然后一言不发也向着城堡那处冲去,这队战士一边奔跑一边拿出燧发枪,在快速狂奔的过程中竟然能有条不紊擦枪上药。

    然后又有第三队战士想要出发,手里准备的却是神臂弩,这队人马同样也有千人众,海洋卫每次作战都是三三联合的方式。

    然而这次却被人伸手阻住,韩跃面带悠然微微一笑,淡淡道:“用不着这么多人,你们把欧罗巴洲看的太重了,这里的国家比不上华夏一个县城,两千海洋卫已经可以夷灭十座城堡……”

    不是看不起对方,此时的欧洲就是这么弱!

    然而阿雅还是有些焦急,忍不住回头又喊了一声师兄,韩跃轻声一叹,陡然脚下一弹,他身体凌空跳跃而起,宛若大鸟一般落到阿雅身边,然后伸手将阿雅娇躯往怀里一揽,抱着小姑娘继续向城堡飞奔。

    如今韩跃武功无敌,当世或者只有游游和徐不言能有一战之力,他鼓足内力施展轻功赶路,很快便追上两千海洋卫一起到达城堡。

    入眼所见,满眼是人,韩跃瞳孔猛然一缩,怀里的阿雅一声悲啼。

    眼前的一幕实在令人悲痛……

    但见城堡之前有个小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然火光熊熊直冲天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臭味,臭味的来源却是十几个活生生的人。

    说是活生生,但是很快也要死了!

    那是十几个被绑在火刑柱的女子,浑身已经被熊熊大火所包裹,她们口中不断发出凄厉惨呼,身体在烈火中不断扭曲挣扎。

    上千个衣衫褴褛的欧洲百姓正扎堆围小广场上,看似人人面色麻木,然后眼中隐隐带着畏惧,畏惧之中似乎又有同情和怜悯,所有的神情纠结在一起显得很复杂。

    不管古今中外,穷苦百姓的心地最为善良,也许这些欧洲百姓并不远看到女巫被烧死,但是他们畏惧强权不敢发出一点呼声。

    因为,在小广场周围有兵!

    “兵?”

    韩跃忍不住咬了咬牙,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股暴戾之气。

    大约只有三百个骑士,骑着矮小可笑的战马,就这样也敢耀武扬威欺压民众,随随便便就把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烧死?

    “师兄,师兄……”阿雅在怀里放声大哭,小脸已经变得苍白无雪,显然眼前这一幕勾起了小姑娘内心深处的痛,很可能让她又唤起了幼小童年时所产生的阴影。

    韩跃陡然一声厉喝,对着两千海洋卫暴吼道:“尔等是死人吗?”

    下一刻,两千海洋卫如狼似虎冲击上前,刀光剑影之中,三百人头落地。

    ……

    广场后方城堡门前,一个头戴王冠的欧洲男人浑身发抖,他无比惊恐看着眼前一切,看着自己仗以施威的三百骑士就这么倒在血泊中。

    上前百姓同样在发抖,然而惊慌之下却不敢离开,所有人全都战战兢兢看着突然出现的华夏战士,不知何处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国家。

    城堡骑士虽然被杀光,但是火刑柱上的女巫已经没法解决,来的太迟了,人已经被烧死。

    阿雅嚎啕大哭,泪水汹涌不绝,此时后面又有急促脚步传来,却是华夏众人带着其她小女巫到达此处。

    于是转眼之间,叹息声和哭泣声不绝于耳,叹息声来自华夏众臣,哭泣者却是阿雅和她的小伙伴。

    李勣面色明显带着暴怒,恶狠狠盯着熊熊燃烧的火刑柱怒吼道:“以火烧人,何等残酷?恍如上古殷商之炮烙,此乃泯灭人性之刑罚也……”

    大唐军神见过太多死人,生平手上也沾满了无数鲜血,但是这一刻李勣却悲愤发出抨击,言称火刑乃是泯灭人性的刑罚。

    将人活活烧死,那种痛楚可想而知。

    “师兄,师兄啊……”阿雅放声悲哭,小脑袋趴在韩跃怀里。

    她汹涌的泪水已经打湿韩跃衣衫,小姑娘忽然哭的昏厥过去。

    痛发由心,这是勾动了幼年之时的心理阴影。

    韩跃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忽然发出无比怜惜的轻叹。

    “傻丫头,师兄曾经说过,等我带你再看一看这片土地的时候,你永远也离不开火刑蔓延的欧洲……”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总想顺应自己的本心,却被世事折磨的无法遵从本心,韩跃早就预料到阿雅的选择,他的师妹不可能随着自己离开。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人种,总归不会缺少那么一两个悲怜天人的圣者,她们选择牺牲自己的幸福,要为凄苦的同胞谋福利。

    譬如阿雅小巫女,从一开始韩跃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

    爱情,对圣者来说太遥远了……

    ……

    时昭武大帝六年,华夏远洋舰队登陆欧罗巴洲,便见火烧之刑蔓延大地,堪称泯灭人性之举。

    大帝于心不忍,挥军横扫此州,华夏海洋卫屠灭王国城堡八百余座,一举结束了欧罗巴洲战乱不休的历史。

    帝又颁旨,昭告女巫乃是药剂学开创者,女巫于人类存有大功,不当绑死在火刑柱上烧死。

    给女巫正名之后,大帝留下一支精兵永久驻守欧洲,又留饱学汉家文化的研究院学子万人,洒落这一片大陆发展民生。

    做完这一切之后,远洋舰队再次起航出发,犹记得舰队离港离去的那一刻,沿岸百姓几达百万人,山呼海啸,跪地痛哭,又有几百万只手臂不断挥舞,满心虔诚恭送救世主离开。

    原来厌恶火刑柱的不止女巫,所有的欧罗巴洲百姓皆同此心。

    舰队飘然远去,此后每年都会东来,然而再来之舰已非今舰,因为铁甲舰上再也没有了韩跃的身影。

    数年之后,一座宏伟的学院在欧罗巴洲拔地而起,研究院学子诚心教化落后蒙昧的欧洲子民,这座学院成为所有百姓心目中的圣地。

    在圣地之中,有一座巨大图书馆,图书馆的顶楼乃是采用玻璃制成,能够仰看一片璀璨无比的星空。

    每每深夜来临,总会有一个略显孤寂的身影站在楼顶,她遥遥眺望夜空的东方,在夜风中缓缓流下相思的眼泪……

    这是欧罗巴洲的女王,也是华夏帝国的封号公主,世人皆羡慕一个女子可以统治偌大西方,唯有几个早年的女巫同伴才知道女王心中的苦楚。

    她为了这片土地,放弃了跟随心爱的男人!

    ……

    ……悲伤只是暂时,也许大结局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这章应该写的比较感人,请投票支持我一下。至于打赏山水就不求了,快完本了留个好印象,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