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0章阿雅,你过来!  大唐风华路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事实证明韩跃是对的,李勣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出现,远洋舰队压根不曾遇到威胁。

    这一日天光浩浩,沿岸海风徐徐吹拂,上百艘大船缓缓靠岸,华夏众人首次踏足美洲大陆。

    山如巨龙,丛林幽秘,初登陆时,并未发现此地有人,十万海洋卫就地伐木建屋,不数日已经搞出了一个巨大的宿营地。

    随后又抽调山林作战卫队慢慢探寻,渐渐的在原始森林中发现了人家。

    是土著,但是并不蒙昧无知,他们会建设遮风挡雨的村庄,而且还能使用正正经经的文字。

    双方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战士们发现这些土著的发音竟然类似中原某个地方,许多人开始确信陛下所说没错,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也许真是自己人。

    他们的肤色和自己一样……

    他们的语言和自己类似……

    虽然骤见陌生人前来,但是土著们并没有拿起武器抵抗,反而带着好奇躲在大树后面悄悄观察,口中不时发出几声‘彼何彼何’的询问声。

    声音很奇怪,语气很温和,这似乎是骨子里刻有包容之心,恰恰和中原汉人的性格很类似。

    有战士装作患了疾病,躺在地上痉挛抖动哀嚎,然后其他战士装作恐慌撤离,其实却躲在丛林里暗暗窥视。

    那群土著很快奔跑出来,将伪装患病的战士救回了村庄……

    数日后,当韩跃带着大臣们来到这个村庄的时候,发现战士被照看的很好,满嘴吃的流油,还有小姑娘在给他擦洗身体。

    韩跃面带微笑,复又感慨良多,他目光悠悠看着李勣,意味深长道:“英国公,你输了,朕这一生与人打赌,从来不曾无的放矢!”

    说到这里,韩跃悄悄吐出一口气,其实他心中也很担忧,担忧这里的土著不似他猜测那般。

    幸好,一切担忧都不曾出现……

    土著们果然像后世传说的那般待人以诚,故而也免却了华夏帝国的一场刀兵。

    若人人向善,则天下处处为善,这一日华夏帝国和美洲人民小心翼翼接触,双方都抱着友谊之心,慢慢去融洽相互间的隔阂。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骨子里似乎真的存有血脉联系,总之华夏这边看土著很是顺眼,土著们则是盛装出席又唱又跳。

    几位文臣注意到土著们的服饰,对于韩跃所说的双方乃是同一个种族越发坚信。比如大儒娄乘风博览群书,他对土著们的服饰很是感兴趣。

    “冠插羽毛,脸涂黑白,双颊有刻痕,寓意天地人,这似乎是中原殷商一代的风格,想不到在这里还继续保留,陛下果然说的没错,此地民众乃是我华夏孙子……”

    剩下的话勿需再说,既有血脉共同之处,相互已算隔代的亲人,非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屠杀?

    语言不通?

    没关系!

    眼睛是沟通的窗户,心灵是友谊的桥梁,双方可以用手比划用动作表示,渐渐竟然也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土著们非常开心,每天领着客人四处游玩,这种作风越发像极了汉家百姓,有客人来必须把最好的东西给朋友共享。

    于是华夏人很是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土著种植了很是熟悉的粮食。玉米,地瓜,土豆,辣椒……

    虽然不像中原人那样种地陇平亩直,但是所种的作物却和中原一个样,这些农作物可都是陛下亲自研发而来的东西啊,难道陛下很久以前就到过美洲?

    韩跃笑而不语,对此也不做解释。

    他很欣慰美洲人民已经有了社会初级阶段,这样更利于华夏伸出援手善意相帮。没有刀兵战火,不会苍生涂涂,只要双方都抱有善意,这一片海外浩土必然会和华夏的联系越来越密切。

    也许不用百年,这里就是汉人的另一片故土。

    看起来美洲大陆不需要过多的插手,于是韩跃留下了两万研究院学子,外加五万海洋卫驻扎,他已经用特殊之法通知华夏本土,很快会有新的船队源源不断来回穿梭。

    太平洋虽然浩瀚,但是挡不住人类开拓的步伐,从此之后华夏和美洲的联系不会断绝,每年每月都要保证商船往来奔波。

    ……

    远洋舰队再次出海航行,绕过大陆继续往东面进发。

    船队众人都很纳闷,不知道韩跃为什么还不回转,要知道现在舰队物资已经很少,就算立马回头不一定能渡过太平洋。

    有此质疑,人心惶惶,毕竟大海不似陆地,海上航行很难得到补充,一旦舰队搭载的物资消耗完毕,所有人都将面临饿死的威胁。

    然而韩跃面对质疑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答应众人请求选择回转,于是船队继续向前航行,大家的心里也越来越慌乱。

    这一日,韩跃负手站在船头,身后站着一群不断进谏的大臣,苦苦哀求道:“陛下还请速速决断,此时回头,尚有机会,我们勉强可以回到美洲补充物资,然后横渡太平洋回归华夏本土,若是走的晚了,怕是,怕是,怕是回不去了啊……”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但是今日进谏却是有文臣有武将,就连几个老成持重的国公也加入进来。

    纵然心性沉稳如李勣者,这一次也变得有些慌张,不断进言道:“臣等也知陛下雄心,想要将这浩瀚天下看一个遍,但是时机明显还不成熟,这片天地实在太大了,如果舰队继续向前航行,老臣真怕遭遇倾覆和不测!”

    “倾覆?”

    “不测?”

    韩跃微微一笑,转头笑眯眯看着众人,淡淡问道:“诸位为何如此害怕?”

    李勣长叹一声,满脸郑重道:“茫茫大海,不见陆地,纵有陆地亦难保证有人,待到那时再想回头,怕是已经没了回头机会,陛下啊,非是吾等害怕,而是前方让人未知……”

    “你们未知,可不代表朕也未知!”

    韩跃再次一笑,语气依旧悠然。他忽然大有深意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挥手朝着远处甲板上招了一招。

    众人微微发怔,却听韩跃高声轻唤道:“阿雅师妹,请你过来!”

    阿雅,那个小女巫,当初从牛家镇一路到达岭南,然后被韩跃直接带着上了远洋舰队。

    小丫头如今拜在孙思邈门下,日子过得很是悠闲自得,每日陪着老师学习药理知识,同时也把女巫的药剂学又重新拾了起来。

    她听到韩跃呼喊,连忙小跑着过来,然后扬起小脸甜甜一笑,十分开心道:“师兄您好,您今日要找阿雅说话么?我最近正在钻研细菌培养之学,刚好要找您请教几个问题呢,细菌培养学说一旦成功,以后我也可以制造人体注射药物呢!”

    小丫头明显在邀功,语气里还带着一丝丝暗示,她说话之间偶尔会轻捋一下自己的金色长发,然后笑嘻嘻请韩跃伸手摸一摸。

    韩跃呵呵一笑,顺手在阿雅的小脑袋上轻抚几下,语气悠悠道:“今日不和你谈学问,今日要找你来给大家吃个定心丸……”

    阿雅一怔,有些迷惑道:“我?我不会做定心丸啊!师尊没有教过这个方子,女巫的药剂学里也没有这种药剂!”

    韩跃哈哈大笑,摇头解释道:“定心丸不是药,只是师兄的一个形容。”

    他不欲再搅和下去,直接开口又道:“阿雅我来问你,当初你来中原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

    阿雅再次一怔,小脸顿时有些茫然。

    她扭头看了看前方的茫茫大海,然后略带迟疑不确定道:“其实阿雅也不怎么记得呢,毕竟出发的时候我们还很小,是我们的长辈女巫带着我们上路,然后用了好几年才到达大唐……”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仰着小脑袋做出回忆模样,皱眉沉思又道:“我只记得大家不断向着东方行走,有时候需要乘船过河,有时候需要越过沙漠,沿途还经常遇到坏人欺负,但是不管如何我们的目标始终是奔着东方!”

    说完又冲韩跃吐了吐舌头,嘻嘻道:“师兄怎么突然问起我的故国呢?那里可是距离中土很远哦,欧罗巴洲在遥远的西方,而这里却是距离中土很远的东方,从中土去西方需要好几年,如果从这里去恐怕会更远……”

    韩跃哈哈大笑,忽然伸手捏了捏阿雅小脸,道:“不如师兄和你打个赌如何?我赌咱们半日之内就能见到你的故国!”

    阿雅一呆,众人也是一怔,阿雅小脸茫然回转,望着西方眺望半天,很是迟疑道:“从这里回中土,舰船要走好几个月,从中土去欧罗巴洲,步行需要好几年,师兄,你说半日?”

    “不错,半日!”韩跃淡淡点头,忽然怂恿道:“如果你不相信,完全可以和师兄打个赌啊……”

    “和您打赌?”

    阿雅歪着小脑袋看他半天,突然展颜嘻嘻一笑,调皮道:“可以赌啊,不过赌注必须是你和我,如果我输了,我就嫁给你,如果你输了,你就要娶我!”

    如果我输了,我就嫁给你!

    如果你输了,你就要娶我!

    听起来很绕口,一不留神就会犯糊涂,其实两句话的意思一个样,不管输赢都是韩跃要娶阿雅。

    这个女巫小姑娘,原来早就盼着呢,自从当初她听说韩跃喜欢大洋马,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会被骑。

    “怎么样师兄,敢不敢和我赌?”

    在场大臣面面相觑,忽然一起抬头装作观看天空,似乎天上的白云很是美丽,竟然吸引的大家久久不愿转眼。

    韩跃悻悻然摸了摸鼻子,随即抬手轻轻敲了阿雅小脑袋一下,哼哼道:“死丫头片子,现在也学会中原的绕口令了,打赌取消,想也别想。”

    阿雅很是失望,双手拉着韩跃胳膊使劲摇晃,嘴巴嘟起老高,完全可以挂个油瓶。

    “撒娇也没用……”韩跃哼了一声,任凭阿雅像个树獭一般挂在自己胳膊上。

    他忽然轻轻吸了一口气,转头对众人道:“诸位想来已经听明白了,舰队继续向东航行,很快就会到达西方,咱们现在横渡的海面叫做大西洋,越过它之后就能看到欧罗巴洲!”

    这等说法,旷世未闻,明明船队向这东方航行,怎么竟然能够到达西方呢?

    人群中夔国公刘弘基满脸迷惑,忍不住傻乎乎摸了摸脑门道:“难道这世界是圆的不成,咱们一路不该方向可以绕个大圈子?”

    此言一出,众皆鄙视!

    大家就差直接开口嘲讽,指着刘弘基骂上一句大傻..逼.

    偏偏韩跃却哈哈大笑,突然抬手一拍刘弘基,语气故作稀奇道:“夔国公好生厉害,简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大智若愚,令人钦佩,你说的不错,这个世界是圆的……”

    此言一出,众皆震惊!

    刘弘基说世界是圆的,众人只会翻白眼骂愚蠢。但是韩跃说世界是圆的,大家内心里只会有震惊。

    为什么?

    因为天下皆知,大帝从无妄言,不管大帝说的话听起来如何荒谬,最后通过验证都会发现竟然是真的。

    那么,这个世界真是圆的吗?

    也就在这时,舰队前方突然响起嘹亮的汽笛声,众人身躯再次一阵,满脸惊愕看向前方。

    在这茫茫大海之上,领航的铁甲舰只会在两种情况下拉响汽笛,要么是前方遭遇了敌人,要么是雷达发现了陆地。

    敌人,显然不可能有!

    那么,竟然真的是陆地?

    也就是陛下所说的欧罗巴洲,也就是阿雅所说的遥远西方?

    李勣忽然仰头看天,望着一轮骄阳微微皱眉,这位大唐军神沉寂良久,忽然有感而发道:“向东而行,千万里海,怎知行到头来竟然会到达西方,让人有种深处梦中茫然不信之感。世界是圆的,世界竟然是圆的,恍如人生,不断轮回,可以从起点出发,最终又会回到起点,难怪道家推崇圆,原来人生就是个圆……”

    这话说的依稀有后世辩证法哲学味道,韩跃微微侧目,对李勣的感慨很是惊奇。

    ……

    ……要完结了,韩跃奋斗一生,不知道会不会回到原点,山水最近写的很纠结,有几个配角总是舍不得下笔,因为一旦开始写了,可能会是一种悲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