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29章 是否该征服美洲大陆?  大唐风华路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华夏帝国历,昭武大帝四年,远洋舰队登临吕宋,驱策吕宋以征爪哇,两大国度从此列入华夏版图,世世代代号称藩属。

    同一时间,岭南华夏帝国本土,帝国五十万陆军在年轻一代将领指挥下,一步一步进入南部茂密丛林,斩杀野兽大蛇,救济无数土著,于是各地小国皆诚心祈求,拜请帝国驻军之间,从此世世代代为藩属。

    帝国大军进占城,入交趾,驻扎膘国,又立高棉,帮扶当地百姓,发展经济民生,历史上这一片地域的民众向来憧憬中原,于是遍地皆插华夏帝国龙旗,帝国版图无端扩大一倍。

    当华夏帝国历五年,波澜壮阔的大时代终于来临。

    华夏与大唐铁路贯通,又通草原漠北之地,汉人子民可乘车来回,异域商人亦可凭票搭乘,后世之人皆知一个道理,交通一旦贯穿,国体必然腾飞,中原商贸日渐繁华,往来商客不可计数。

    大唐皇帝李承乾携带臣亲来岭南,亲眼目睹一个帝国蒸蒸日上的景象,承乾大帝立于港口边缘眺望很久,满腹感慨对天盟誓曰:华夏之港,大唐之福,有兄在世一日,弟当恭敬相随。

    这话是个双关之语,兄指的是韩跃,但也指的是华夏,弟指的是他自己,但也指的是大唐。

    李承乾这是以皇帝之身立下誓言,大唐和华夏世世代代为兄弟,华夏在前,大唐在后,将来不管哪个子孙继承大唐,都要把自己摆在华夏帝国君主之弟的位置上。

    三日后,承乾大帝回转,此后大唐对于商贸放任施为,无论商税还是贷款全都予以扶持。

    然后在规程的时候,有个大臣冒死进谏,言之灼灼道:“陛下,从草原到大唐,从大唐再到岭南,万千物资不断汇集而来,千千万万华夏子民组成海外商团,然后经由华夏港口出海,物资不断向外行销。财富如排山倒海,然而华夏和大唐却七三分成,如果长此以往下去,臣怕……”

    他怕什么没能说下去,因为他没有机会再说下去。

    当是时,李承乾目光炯炯看着他,然后悠悠然冲着金吾卫挥了挥手,不紧不慢说了两个字,淡淡道:“斩了!”

    斩了!

    就这么斩了!

    大唐有国律,不得斩杀进谏的言官,然而这一次李承乾没有迟疑,直接下令斩杀了这个大臣。

    随后,李承乾又令户部拟定规则,从今以后大唐和华夏利益分成再让一步,由原来的三七分成改为二八分成,大唐占二,华夏得八。

    世人有所不解,然而李承乾一笑不做解释。

    ……

    李承乾肃清大唐舆论的时候,韩跃早已率领舰队离开吕宋,然后突兀的竟然没有向西方航行,反而一路迎着旭日出现的方向东进。

    太平洋,浩瀚无尽,这次航行中途再也没有停歇,连续三个月一直处于航行状态。

    船员们懵了,大臣们也懵了,几位老国公多次按捺不住前来问询,就连李世民都旁敲侧击问了好几次。

    但是韩跃一直不曾回答,总是带着淡淡微笑敷衍过去。

    舰队又航行半个月,就当所有人全都安奈不住产生浮躁之心的时候,负责领航的铁甲舰终于发出了刺耳的汽笛声,汽笛声爆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遭遇敌人准备战斗,要么是提醒大家前方出现了陆地。

    舰队众人先是一怔,随即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咆哮声。

    “陆地,啊哈哈哈,肯定是遇见了陆地……”

    周围全是大海,远眺不见船只,所以领航船的汽笛绝非遇见敌人,这是在通告前方已经发现了陆地。

    人在大海上航行太久,初时的兴奋很容易转变成枯燥,这次横渡太平洋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超远距离航行,极大限度考验了全船所有搭乘者的忍耐心。

    谢天谢地,现在终于遇见陆地了。

    无数人狂呼着跑上甲板,扒着船舷想远处张望,可惜入眼天海茫茫,一时还是不能看到海岸,不错,这并不妨碍大家继续暴吼欢呼。

    李世民被人搀扶着也走上船头,然后慢慢走向了韩跃站立的地方。

    这位苍老的太上皇缓缓推开侍者,然后抬手轻轻拍了拍韩跃的肩膀,笑呵呵道:““憋了足足三个月,现在可以揭幕示人否?说说,前方陆地是为何处?”

    海风习习,有浪轻拍,脚下舰船微微摇晃,李世民的身体明显有些不稳,他显得苍老了,再也找不到当初龙精虎猛的威风。

    韩跃突然伸手向前,然后十分娴熟的扶住李世民,父子两人站在船舷向东而望,韩跃指着茫茫大海轻声道:“在这片大洋的前方,很快会出现一片巨大的陆地,幅员极其辽阔,物产极其丰富,风景优美,美若仙境,孩儿喻之名为美洲,优美之州……”

    李世民虽然苍老了,但是做皇帝的听到土地立马就会血脉沸腾,这位太上皇神情有些亢奋,陡然用力握住韩跃胳膊大声问道:“幅员辽阔?有多辽阔?”

    韩跃微微沉吟,笑而答道:“南北两大美洲,土地广袤浩瀚,若是粗粗算来,怕是比大唐和华夏两国加起来还要大两倍……”

    “好,好啊!”李世民哈哈狂笑,笑得须发皆张,他抓着韩跃的手越发用力,大声道:“征服它,征服这片土地,如果将这片土地纳入帝国版图,我华夏子民最少可以延续千年国统!”

    封建王朝最怕的是土地兼并,历史上任何一次王朝覆灭几乎都是因为土地不够用所导致,李世民身为一代帝王,他对这种事情自然有极深的感悟。

    但是韩跃却缓缓摇了摇头,微微感慨道:“占领这里容易,但是治理这里很难,美洲距离华夏实在太远了,远到让人有鞭长莫及之憾,父皇您有没有想过,就算咱们这一代人能够占领这里,但是下一代再下一代再下下一代呢?距离太原,再加上子孙们的血脉慢慢梳理,不用百年相互就会分裂,到时候所有的努力全都化泡影……”

    说到这里缓缓一停,接着又语带感慨道:“况且这两片大陆皆有土著,此处土地乃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家园,夺其家园,是为侵略,孩儿不怕挂上侵略者的骂名,但是这个侵略必须给华夏带来利益才有用!”

    说着再次缓缓一停,语气悠悠道:“如果只是杀人占地彰显威武,杀完之后没有任何收益和好处,那么这个事情孩儿不会做,做了也只是白白得骂名……”

    ……

    李世民沉默不语,随即对韩跃的话深以为然,这片大陆距离中土实在太远了,远到让人有鞭长莫及的无助感。

    父子二人并肩站立船头,默默无语看着浩瀚的海平面。

    如此过去好半天之后,李世民才迟疑出声道:“既然如此,吾儿为何还要来此?舰队航行足足三个月,你别跟朕说你只是来看看风景,说,来这里做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

    韩跃遥遥眺望远方,面色悠悠道:“所谓利益,未必只有征服,此地土著穷苦落后,孩儿想试试另外一条路……”

    “另外一条路?”李世民有些迷惑,但是眼中渐渐显出好奇。

    在皇帝心中,对待土地只有两种认知,要么是我的,要么是别人的,我的乃是国土,别人的属于征服对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然而现在自己的儿子却说,他要试试另外一条路,帝王对待土地还有第三条路么?千百年来似乎从未听说过。

    韩跃忽然看了李世民一眼,面色郑重道:“父皇您可知道,虽然这片大陆距离中土很远,但是此地生活的土著却和我们一脉同源,您看阿雅的肤色很白吧,那是因为她是欧罗巴洲的白种人,以后咱们还要去一个叫做非洲的地方,那里生活着一种皮肤黝黑发亮的黑种人,但是这片美洲大陆的土著不同,他们的肤色和汉人一样,他们的祖先其实来源于中土……”

    “来源中土,这怎么可能?”

    李世民还没说话,旁边忽然有人出声,却原来是李勣等几位国公早已前来,一直站在旁边悄悄听闻。

    韩跃呵呵一笑,忽然从怀里取出一副地图,他指着地图对众人道:“大家看一看,这个地方叫做白令海峡,在很早的古代,这处海峡还是陆地,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炎黄华夏的一部分祖先通过这里远徙美洲,慢慢在这片大陆上繁衍生息留存下来……”

    “这么说来,竟然是自己人?”

    几位国公面面相觑,李世民脸上同样带着惊讶,众人忍不住又扒着船舷向远处张望,这次已经隐隐可以看见前方出现海岸线。

    但是众人眼中已经没有了征服和贪婪。

    相隔大洋上万里,亦有同胞在此方,不知为何,众人心中竟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和豪迈,因为占据这片浩瀚大陆的也是黄种人,仅仅这一个放不到台面的原因却让大家很自豪。

    “竟然是同族同宗的人种?”老程咂了咂嘴巴,语气隐约有些祥和。

    “若真是同为华夏炎黄子孙,那可不好意思挥刀要人家性命啊!”这次说话却是刘弘基,他的语气里隐约也带着祥和。

    李勣忽然凑近韩跃身边,拱手郑重发问道:“刚才臣在一旁倾听,听见陛下说要试试另外一条路,不知这条路是个什么走法,还请陛下不吝赐教解惑。”

    韩跃呵呵一笑,慢慢转身眺望海岸,他面色悠然神往,他语气却带着沉吟,显然这条路韩跃也不太确定能不能行,略带迟疑道:“朕心以为,此地距离本土太远,与其通过战争征服,不如俯下身子帮助,这里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发展起来将会是另外一个极其富饶的地方,我们可以选择相互通商,贸易可以让两片大陆共同致富……”

    众人仔细听着,渐渐变得若有所思。

    李勣沉吟片刻,忽然质疑道:“这只是陛下的一厢情愿,安知对方愿不愿意接受?臣还记得我们初到吕宋岛国的时候,那些南洋猴子可是又蹿又跳张牙舞爪,错非海洋卫将他们打服,哪里有后面的乖乖听话?”

    这话别有所指,说的还是先用武力征服,等到征服之后也许可以采用治理和帮助的办法,但是在初次接触的时候必须使用武力。

    毕竟双方已经分割太久,难说人家还认不认华夏这边的人,如果彼方的历史典籍断绝,人家甚至不相信自己来自遥远的中土。

    韩跃忽然轻轻吐出一口气,语带坚定道:“朕很确定,这片土地不需要武力,这里的土著性格非常温和,骨子里刻有我们华夏人的谦恭和热情……”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转身对众人道:“诸位若是不信,咱们不妨打一个赌,朕就赌我们登陆之后不会遭遇袭击,此地民众会像迎接兄弟一般迎接我们!”

    又见打赌!

    然而没一个人接茬!

    刘弘基最喜欢读,这次也藏在最后面不吭声。

    自从武德九年开始,韩跃横空出世以来,只要他开口跟人打赌,从来没人能够赢过。

    因为只要他想打赌,基本就代表着他所说的就是事实。

    但是这个登陆便会受到迎接的说法,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李勣埋头沉思半天,忽然拱手郑重说道:“臣,愿意赌……”

    在场国公全都一呆,就连李世民都微微侧目。李勣是谁,他是出了名的军中大帅,生平算无遗策,但又一丝败率他都不会冒险。

    然而现在,众多国公都不敢应赌,偏偏李勣这个聪明人却选择了答应。

    韩跃微微一笑,同样目带好奇看着李勣,略带劝阻道:“英国公当知朕的底气,朕说话做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李勣哈哈一笑,大声道:“若是如此,臣更欢喜,这个赌陛下不用劝,如果登陆之后真能收到土著友谊,老臣会仰天大笑拱手给陛下送上赌注。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臣和陛下赌了,那么臣就有资格为自己的赌局努力,陛下还请勿怪,等会登陆臣会召集海洋卫戒备,担忧一丝不对,立马举刀开杀!”

    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忠正之臣。

    宁愿自己吃亏,也要把可能存在的隐患消除掉,因为韩跃是皇帝坚信此地土著不会有危险,所以李勣就用赌注做借口驱动大军。

    旁边李世民忽然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轻轻怕了怕李勣的肩膀。

    韩跃哈哈一笑,同样点头道:“既然如此,英国公便坚持自己本心吧,不过朕还是刚才那句话,这个赌局你赢不了……”

    后世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之时,登陆后没有语带一丝一毫的反抗,不但没有遇到反抗,而且还受到了热切的欢迎。

    可惜美洲人民的欢迎没有换来友谊,换来的反而是贪婪者的屠杀和侵占。

    舰队不断疾驰,渐渐接近海岸,韩跃负手眺望远方,望着这一片浩瀚无际的大陆,他陡然轻轻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屠杀,不会再有,毕竟,你们也是同族……”

    身为一代帝王,当有囊括四海之心,但是这个囊括不一定非要入侵和占领,选择帮助的手段未必就没有收获。仗着自己强大去占领别人家的故土,然后美其名曰我们是来帮助的,这种恶心事韩跃做不出来,所以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南北两大美洲注定不会再被欧洲人先发现,那么这段历史再也不会向原来那样悲惨的走向。韩跃决心帮助美洲人民共同开发这一片沃土,然后世世代代成为兄弟和邦国。

    大帝者不一定占据天下,但是大帝名字所到之处,所有子民都会跪迎,发自内心的跪迎才是真正的统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