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23章 滚出去  假戏真做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丹首都延步的一个大酒店内,到了这里,就才是真正的安全了,不用再担心被军区或者市局追击。如果军区和市局出面,我心里却是还是很心虚的,毕竟我们才四十多个人,要是军区和市局出面追击,我们就算能逃,但至少也会留下大部分的人的性命在西域。

    这完全划不来。

    还好的就是皇甫圣还是很忌惮,不仅是忌惮我和大陆组织,还忌惮赵家、唐家、李家以及南宫家的反扑。如果我真的投靠了大陆组织,跟传承家族死磕到底,这得利的会是谁?当然是赵家这四个家族,他们巴不得我多消耗传承家族的实力,消耗的越多越好,再给他们几年时间,他们就能卷土重来,到时候传承家族也是元气大伤的话,华夏最顶尖的势力就会全部落入赵家这些家族的手里去。

    皇甫圣跟我死磕到底,他们也觉得划不来,那牺牲一个龙典海,也就不算什么事情了,只能怪龙典海不中用,第一次都没能杀死我,那就再也没有了机会。其实那天我真差点被龙典良所杀,要是没有那串佛藏法王送给我的佛珠,我真会死在拉萨。那喇嘛也不会出手帮我,他们极少插手别人的争斗,最多把我们赶出来。

    我被赶出来,重伤之下,那还不是落入了龙典良或者龙典海的手里?到时候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当然,后面的布局,佛藏法王根本就不会帮我,他也不会介入各方的争斗。这都是林梦云以前种下的因,现在才有果。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去找曾经她帮助过的人帮我们,她并不是那种要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人。

    这次她亲自出面,说需要一点帮忙,那别人就会来帮了,因为不仅林梦云帮助过很多人,连她师傅,师傅的师傅,都扎根在西域,已经有两百多年的时间,她们师门救治过的人包括普通百姓,也包括达官贵人,反正一大堆,数都数不过来。

    只是这次其实她没必要亲自过来的,还受伤了。到了酒店后,我跟那些手下交代了一下话,就到药店去买了一些纱布,药粉,酒精之类的,这才敲响林梦云的房门。

    她说进去,我这才推门而入,她在卫生间里面,准备给肩膀上的伤口上药,一个人还是挺麻烦的。等我进去,她马上把衣服给拉上了,肩膀都不给我看。

    “我去药店买了一些药粉和纱布,我帮你上药吧。”我说道。

    “放桌子上吧,我自己来。”林梦云拒绝了。

    “一个人不方便。”

    “有你在什么都不方便。”

    “……”我倒,我有这么夸张吗?想了想,我回道,“又不是没看过。”

    “你找打是吧?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再提起之前的事情了吗?”林梦云瞪了我一眼。

    “现在又没外人,你徒弟也不在。”我把药放在茶几上,走到卫生间,从身后抱住了她。

    “砰!”

    林梦云一肘肘击在我的小腹上,我闷哼了一声,还是没有松开,她还想打,我反而抱的更紧了,“打死我,我也不放手。”

    “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帮你的?”林梦云最终没有再出手。

    “以身相许还不行?”

    “呵!你已经以身相许好多人了,我觉得只能要你的一条腿,要不我把你分尸,给其他人每人分一点?”

    “这个……就有些暴力了,不分的好。”我尴尬道。

    “那还不把你的手放开?”

    “你肩膀又出血了,楚元德那家伙真是阴险,不会还在银钩上涂了毒药吧?我给你消毒。”我马上扯开了话题。

    “你不放开怎么上药?”

    “我抱你出去。”还不等她答应,我就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在了怀里,她脸色突然一沉,似乎有些怒气,但过了一会,她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局面,被我抱着来到了外面的沙发上。

    “把外衣脱了吧。”我说道。

    她想了想,还是解开了扣子,脱掉了外衣,现在她居然也没缠裹胸布了,而是文胸,粉色的那种,包裹着那两团波涛汹涌,真是一点都没下垂,依然白皙、翘挺的过分。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林梦云见我盯着她看,顿时呵斥道。

    “上药上药……”我把消毒酒精拿出来,准备好药棉,浸泡之后,“忍着点啊。”

    林梦云闭上了眼睛,我小心翼翼的给她肩膀上的伤口消毒,有时候她身上会带着药粉,有时候又不会带,这次就没带,就上了一些从药店买来的药粉,再用纱布包扎起来,应该不会有多大事的。

    “这次真是多谢你了,如果你不出面帮忙,我的人根本就进不了边境,甚至上次龙典海坑我,要是没有你朋友提前提醒我,让我有一点准备,提前出手抓住龙典海,我都难以逃脱,恐怕那时候就被龙典海一网打尽了。”我感激的说道。

    “如果你死,益生坊养生馆也开不下去了,我们也得遭殃,算是一荣俱荣吧。对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逃出边境,这是打算出国继续躲着吗?”林梦云问道。

    “不,我不躲了,我要返回上海,把那里的局势稳定下来,然后就放下一些事情,不再争斗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多陪陪家人。就好比佛藏法王所说的一样,树欲静而风不止,吹散了各种落叶,我不可能无时无刻去清扫,只能先等它们积累起来再一起扫吧。”我正色道。

    “等敌人积累起来再清扫,难度可更大了。”林梦云疑惑道,“有些人会一鼓作气的灭掉敌人。”

    “这个我知道,在布达拉宫想了那么多天,我想明白了,我不会彻底放下,但放下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因为我发展太快了,我也需要时间去沉淀,别看我现在风光,但这些杀手都是我花钱雇来的,在华夏每多待一天时间,我付出的钱就会越多,根本就消耗不起,所以只能暂时放下,我需要时间而赵家那些家族暂时也打不过来的,他们这次损失太大,也需要低调起来舔伤疤,这也是我的机会。”

    我顿了顿,继续道:“而且,你想过没有,我从大陆组织借了那么多钱,全部砸进了上海的商斗中去,现在根本就没有盈利,我已经快负担不起这么多沉重消耗,必须尽快稳定局面才行。”

    “也对,满打满算,到现在,你也才二十三岁,确实需要时间去沉淀,而且一味的冲,到时候你的身体和心灵都会承受不住,在你这个年纪,你承受的东西本来就比太多的年轻人要多得多,停下来也不失为明智之举,不然到时候你会撑不住的,压力终究会把你压垮。”

    “是啊,步子迈的太大,是容易扯到蛋的。”

    “狗嘴吐不出象牙。”

    “能吐出来才是奇迹。”我笑道,“还有一点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想彻底灭掉赵家这些底蕴深厚的家族,现在的我,根本就做不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而我又不能真的投靠大陆组织,让西方势力掺和进东方来,这样的话,我就成了叛徒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这样做。”

    “你明白就好,对了,其实我见过佛藏法王两次,他是一个真正的高人,没想到他会看中你。”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而且,佛藏法王并没有收我为徒的意思,就是帮了我一次。”

    “或许只是结一次善缘吧。”

    “或许吧。”我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晚了,我们睡觉吧。”

    “我们?谁跟你一起睡了?滚出去。”

    “我担心你肩膀受伤了,万一碰到敌人袭击,我得保护你。”我厚着脸皮说道。

    “出去!”林梦云不容置疑的指着门口说道。

    靠,这么凶?

    我只能悻悻地离开了房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