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22章 现在死了  假戏真做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双方的战斗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完全是朝着对方致命要害攻击。像他们这种实力层次的高手战斗,其实是很少见的,大多人都只是点到为止,极少拼命,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然而,这次都是有大仇啊。

    看着龙典海和龙典良两兄弟你来我往,我觉得我或许还真不是这两兄弟的对手,他们实力明显比我强一些,毕竟他们都四十多岁了,练内家拳,需要的就是时间的积累,十年不够,至少二十年的积累,才算有些小成。像他们俩,就已经有不少火候了,比我这四五年的人当然是要强。

    虽然有句话说拳怕少壮,但那也是普通的层次,真正到高手那种类型,特别是练内家拳的,真是越老越妖。

    而林梦云跟楚元德的实力只会更强。当然,林梦云的年纪应该不大,反正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到底多少岁,反正她也不肯告诉我,估计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但她练武的时间久啊,常年待在深山内,当大雪封山的时候,除了练武,就没什么可以打发时间了,练武的时间多,当然可以弥补年龄的劣势。

    龙典良两兄弟实力不相上下,他们先开打,但林梦云这边德战斗反而更加激励,不到十个回合,楚元德胸膛已经中了四五掌,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真正的单挑,他根本就不是林梦云的对手。

    当楚元德再次被震退,又杀上去交手两回合时,他右手突然多出了一把银钩,林梦云一时不察,肩膀被银钩伤到,划出了一道血痕。

    我顿时眯起眼睛,准备上去了,这老家伙果然是阴险无比,袖中居然藏着银钩,在关键时刻突然出手,还好林梦云躲闪的快一点,不然那银钩伤到的地方就是她的喉咙,那锋利的银钩下去,喉管都要断裂。

    “老家伙,你真是找死。”我冷声道。

    林梦云闷哼一声,对我挥了挥手,意思是不让我插手,我也就不出手了。

    “又没说不准用银钩。”楚元德说完,继续欺身而进。

    是没说,但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这个老家伙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因为林梦云受伤,楚元德再次发难,似乎有平局的趋势,然而再次过来三个回合,楚元德突然一声惨叫,连续爆退出去,摸着自己的腋窝哀嚎,我都没注意到是什么情况。不过当我到林梦云继续杀上去时,仔细看,却发现她手里出现了银针,锋利的银针。

    “你……你还不是卑鄙?”楚元德惨叫道。

    “以牙还牙,这是你自找。”林梦云鄙视道。

    你用银钩,我用银针,看谁更强。

    但楚元德中了一根银针后,右边手臂明显是废掉了,根本就使不上力,林梦云既然是大夫,那对于人体各个学位弱点当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只手臂被废,楚元德现在就真处于下风了,再次打在一处时,只听他接连传来惨叫,身上不断中林梦云的银针,不见什么血,楚元德身上压根就没血,但就好像重伤了一样,最后跪在了地上,再也动弹不了,连穴位都被银针给封住了。

    “杀你我都嫌手脏。”林梦云说了一句,退后几步,不再进攻。

    我一步步走了上去,笑道:“老家伙,看来你练了这么多年武,拳脚功夫没多少长进啊,估计是只练脸皮去了吧?”

    “要杀要剐随便。”楚元德昂着头看着我。

    “要是当初在国术协会总部,你有这样的硬气,好好跟林梦云切磋一次,也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你说这又是何必呢?”我叹了口气,他依然昂着头,双眼盯着我,似乎觉得我不敢杀他一样,我继续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杀你?”

    “杀了我,你会成为整个国术协会的敌人。”

    “是吗?”我拿出了匕首,“听说你很爱惜自己的名声是吧?整天无所事事,就各处去喝茶,炫耀你的实力,装清高。你说要是我废掉你,你变成了废人,以后还怎么去装清高。”

    “你敢?”

    “上次打你两枪,就是给你警告,你非要送上门来,这次我就不会再放过你了。”我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把他踹倒在地,然后一刀扎进了他脚踝中间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从楚元德嘴里吼叫出来。

    “噗嗤!”

    又是一刀,再扎进他另外一只脚的脚踝内,彻底弄断了他双脚的脚筋。麻痹,我就是要彻底废掉他,但我不会杀了他,杀了他就太便宜他了,废了他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而且,留着他的命,我就是想告诉国术协会那些人,惹了我,我就会疯狂报复,谁都一样,我不怕他们这样的敌人。

    楚元德脖子一歪,直接疼昏死过去。

    我也懒得看他了,而是看向了龙典海两兄弟那边去,两人身上都有伤痕,但迟迟没有结束战斗。

    “哟,你们两兄弟居然还达成了默契,现在都不下狠手,故意拖延时间了啊?我以为你们很想杀死对方呢。”我讥笑道。

    我刚说完,他们两人同时后退,居然不打了。

    “真达成了默契?”我惊讶起来。

    “就算我们杀了对方,你依然不会放过我们。”龙典良沉声道。

    “看来还是有聪明人的,你们是在等皇甫圣的消息吧?他现在应该在找其他人商议呢。”我笑道。

    ……

    燕京,皇甫圣的书房内,此时他正在打电话会议,询问其他人的意思,大家各抒己见。

    “这样都杀不死李疯子,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接受他的条件吧,只要他信守承诺,别闹到我们燕京来就行,不然他这种疯子到了燕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一个传承家族的家主说道。

    “那跟他妥协?我们的人死了这么多,岂能轻易放过他?”

    “那有什么办法?出动军区和市局的人吗?林梦云回了西域,她在那边的影响力那么大,军区和市局有什么行动,马上就有人告诉李疯子,惹怒了他,他躲藏起来,以后疯狂报复,谁能承受?大家可别忘记现在上海是什么样子,等他到燕京,保不准燕京也会大乱。”

    “上海岂能跟燕京不?李疯子也就在南方有些势力,要是他真来了燕京,让他有来无回,我们这么多家族跟他妥协,岂不是长了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跟他们妥协,我们在燕京等着他来。而且,现在派军区的人过去,杀掉他一些人,在让上海那边冻结李疯子的资金,他还能怎么样?”马上就有人反驳。

    “当初李疯子去上海的时候,也是一无所有,也是被上海那些大家族看不起,现在呢?谁还敢小看他?这次他逃到西域,我们都以为是必杀之局,但他居然被布达拉宫的人救了,谁会想到是这样的情况?而且,我们给佛藏法王施压,佛藏法王居然力保李疯子,那时候其实我们就该撤了。”

    现在反正就是有人同意妥协,有人不同意,大家在电话会议里面争的不可开交,迟迟都拿不准主意。

    “行了,我觉得吧,这事我们就后退一点,毕竟李疯子这人不去惹他,他也不会杀过来,真斗起来,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他背后有大陆组织支持,佛藏法王还力保他,佛藏法王看得准,李疯子肯定不是一个短命之人,这事还是算了吧,要是李疯子以后真待在南方,不来燕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是不错的事情,我们也能省点心,可别忘记赵家、唐家、李家还有南宫家,这四个家族这次吃了大亏,他们巴不得我们跟李疯子又打的死去活来,他们好慢慢恢复元气,再卷土重来,你们觉得李疯子对我们的危害大,还是赵家这四个家族对我们危害大?”皇甫圣说道。

    “这……”

    大家都沉默了,这样说来,那确实是四个家族威胁大,毕竟四个家族在燕京扎根上千年。而李疯子远在上海、厦门。这样一对比,大家心里一目了然。

    “那跟他达成交易,但他必须放了龙典海以及我们的人。”龙家家主说道。

    “行,我去跟他谈判。”皇甫圣拿起手机,开了扩音,让大家都能听到,电话很快接通,皇甫圣说道:“李先生,我们答应你的条件,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但之后你不准来燕京,我们的人也不会去上海,不过你得放走龙典海,还有我们那些人。”

    “不好意思,你们的人以及死光了,不对,你们的人还有四个是活着的。”

    “什么?你都杀了他们?”皇甫圣脸色铁青。

    “我还没死。”话筒里面传来龙典海的咆哮声。

    “哦,还有龙典海活着,不过他马上就要死了。”

    “你什么意思?”皇甫圣一愣。

    “砰!”

    “现在就死了。”我放下手枪,笑着回道。

    “你……”

    “我什么?龙典海说是跟我合作,但他收了别人的钱,反而想杀我,关键时刻坑了我一把,难道他收的钱就是你们某些人给的?或者是赵家那些人给的?”

    “他收了谁的钱?”皇甫圣正色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开价一亿,都被他给卖了,所以,他必死,现在我们继续谈判吧,我的条件到底答不答应?对了,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们一下,别把我真正推向大陆组织那边,你们应该很清楚我加入大陆组织之后会怎么做。”我冷声道。

    “你可是华夏人,你要清楚这一点。”

    “但你们卸磨杀驴的时候有这样想过吗?我帮着宋老爷子把局做成功了,顺利灭掉了赵家、唐家、李家还有南宫家的锐气,你们得到了他们一半的利益就把我给卖了,你真以为我还不知道这事?你们得到这么多,我得到什么了?我得到的是你们的追杀,草!”我破口大骂起来:“别以为我是华夏人,我就得维护你们这些传承家族的利益,如果你们这些传承家族逼得我无路可走,那我只能铤而走险,帮着大陆组织对付你们。”

    “十分钟后答复你。”皇甫圣说完,挂掉了电话,然后大声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

    “杀!必须杀了他,这家伙无法无天了,居然接我们电话的时候杀掉龙典海,这就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龙家家主咆哮起来。

    “那就开战吗?你们做好跟大陆组织再次挑起战争的准备了吗?”皇甫圣问道:“你们要知道,这家伙确实已经疯了,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被军区追杀的准备,如果我们真派军区的过去,里面有他的内应的话,他能轻易逃出去,等他投靠了大陆组织,这就已经不是内部争斗,而变成了跟东西方的大战,平静了一百多年的局面会就此打破,多少人都会流血,为了一个龙典海,值得吗?”

    大家又沉默了,是啊,要是让李疯子跑掉,逃出生天,那麻烦就大了。变成东西方两个庞大势力的争斗,这事情就大条了。特别是李疯子在国内还有很多的内应,这些人不可能全都杀掉吧?这得杀多少人,流多少血?如果李疯子那些小弟闹起来,那也会造成很大的骚乱。

    问题的关键就是杀掉李疯子,如果这家伙死了,那什么事情都好解决。问题是现在杀不了,西域荒漠里面太宽阔了,可以到处逃,逃出躲起来,让军区的人过去,也是极其难抓到的,而且,这得派多少士兵出去啊?

    之前上面对赵家这些家伙动用国家力量的事情就极其反感,这次传承家族再闹大起来,上面也不好想,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要不暂时答应他的条件?之后再找机会杀了他?”龙家家主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跟他谈判吧,我还要点脸。”皇甫圣冷冷的回道。

    “算了,先答应他的要求,让军区和市局的人撤回来,只要以后他遵守承诺,不闹事,这事就此作罢。”另外一个家主说道。

    “那就这样。”皇甫圣再次打电话给李疯子,“行,事情到此结束,军区的人和市局的人会撤离,但你那些杀手得在三天之内离开华夏,超过这个时间,别怪我们不客气。”

    “这就看你们的人会不会刁难我们了,要是我们出去你们又派人去抓,那三天可出不去。”

    “我们会信守承诺。”

    “那就行了。”我挂掉电话,看着远处龙典海的尸体,这家伙是留不得的,必须杀,我不喜欢这种阴险的人。但看到龙典良时,我却没有继续下狠手,“你走吧,我敬你是条汉子。”

    这家伙坑了我一次,追杀了我一次,他是很聪明的一个家伙,而且对赵家也很忠诚,放他一次,并非不可能。然而龙典良却没走,他愣在那里。

    “不用拖时间,军区和市局不会来,你也不用担心我出尔反尔,我说放过你,我就放了你。”我正色道。

    “你放了我比杀了我更毒。”龙典良回道。

    “哦,我到是忘记你在赵兴国面前立下军令状了,你拿不到我的人头,你就自己提人头回去,这确实是一个麻烦事情。”我恍然大悟,“不过你明显选错了人效忠,赵兴国野心太大了,跟在他身边,你没有好下场的,如果你真想回去的话,送你两个字,三思!你自己到底怎么选择,那我就管不了了。”

    从他身上收回视线,我大声道:“撤!”

    我提着昏迷的楚元德,原路返回,上了车子后,径直开往拉萨方向,因为去不丹还得经过拉萨,到了拉萨时,我把楚元德像扔死狗一样扔到路边,肯定会有人救他的,甚至我都帮他打了一个120救护车过来,打完的电话,我继续去往不丹。

    没有人阻拦,军区和市局的人根本就没出面,皇甫圣终于信守承诺了一次。而且,林梦云在军区的朋友也没传来消息说军区有什么行动,那我就不必担心了,先暂时带着杀手离开华夏再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