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三十八章 要撞,那就撞吧。  中华苍穹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国是一个标准的资本家政府,政府的政策导向由利润驱使。∑,通俗的说法就是,只要有钱可赚,资本家就可以公然调整国家政策。

    如今的中国,启动了战后建设工作,门户大开的中国正是美国过剩资本最佳的去处。于是在华的美国企业总裁等高级管理层纷赴北京,美国国内的各大资本家要么亲自出马要么派出重量级的代表,远渡重洋来华。就希望能在中国的建设大潮中分得一杯羹,而且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愿意也能够拿出远超英法德等国的优厚条件,他们一定能拿下最多的订单。

    然而事与愿违。美国资本家们一再下调报价,依然无法获得订单,其跟本原因就在于没有政府的支持。如果说英法德等国与中国展开的民间技术合作,美国各大企业家也能做的到的话。那么英法德等国纷纷向中国提供贷款和经济担保,这就不是美国哪个资本家或都说一小群资本家能做到的事情,这种事情必需要政府出面才行。

    中国开放市场的目的除了引入国外资本快速发展国家基础设施外,还是引入国外基础建设技术的时候。比如你要签下一条公路的修筑权,那你就必需从本国带来修路的开山、压路等机械设备,同时为中国培养相应的使用和维护技术人员。完成修筑后,这些设备必需全部留在中国。为此中国宁可以高出美国商人报价的三成签给其它国家客商,也不愿意签给美国商人。

    拥有西伯利亚的中国领土之宽广是有目共睹的,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对边远地区形成有效统治,交通至关重要。主要城市、战略要地铺设铁路,其它地区通行高标准公路,只有这样,主力部队才能在最短的时间抵达这些地区。也只有军事力量所及之及,政府的统治才能真正的稳固起来。

    前面的十年里,为了稳定中国外部局势,中**队东征西讨南征北战。虽然通过战争获取了一部分利益,但军队的消耗还是远大于获得的,尤其是这次对俄之战,几乎耗尽了中国十年来储备的物资。大量的军事开支占用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费用。所以前十年里,中国只建成了哈尔滨至广州、广州至南宁、北京至上海、上海至长沙、胶州至西安、奉天至旅顺、北京至乌兰乌德,以及从俄国手里抢来的远东铁路。

    如今战后军队的大量裁撤就节约了军事开支,加上从各国获得的大量贷款,中国政府开出雄心勃勃的交通计划。中国政府希望能在五年内建成长沙至昆明、昆明至南宁、昆明至西安、兰州至西宁,西安至乌鲁木齐。也就是说除了西藏的拉萨外,中国所有行省省会城市都必需通上火车。除此外,远在西域的各大藩属国的铁路修建设计也已经列入朝廷议程。乌鲁木齐至阿斯塔纳、鄂木斯克至杜尚别、杜尚别至阿什哈巴德等各藩属国首都也必需通上火车。这还仅仅是铁路计划,环绕铁路的公路计划更是数不胜数。除此外,长江、黄河、珠江、海河、黑龙江等各大流域的发电、畜水、灌溉等水利建设;经济发达地区至大型村镇、经济不发达地区至府一级的电话电报线路;全面铺开的全民教育计划所需的标准校舍;更有中国丰富的矿产……

    中国庞大的建设浪潮却偏偏将美国排除在外,这是美国资本家们不能容忍的。但是他们即便降价也无法从中国那里获得定单,原因很简单,英法德等国纷纷向中国提供贷款或者是经济担保,等于中国是拿着国外贷款或担保进行国家基础建设,中国政府除了向农民征收土地的费用外,几乎不用掏任何费用。这等于在要求美国的资本家们需要全资投入,而中国政府不仅不出一分钱还要被中国政府占有股份!!!

    哪有我出钱还要分你股份的事,这是任何一个资本家都不会做的蠢事。所以美国资本想要进入中国,在中国的建设大潮中分得一杯羹,就必需要美国政府出面。于是,美国的资本家们向美国政府从各处渠道施加压力。

    美国政府是一个标准许的资本政府,一切也是以利润为导向的政府,但政府必竟不同于资本家。资本家可以没有国家和地域的概念,他们甚至可以撇开道德、身份等一切约束,只为追求利润。但国家不一样,国家有着明确的地域范围,而有了这个约束后,做为政府首先需要保证的国家的安全。这个安全不仅仅是指军事安全,还包括经济安全。

    “古巴是美利坚合众国唯一的海外殖民地,古巴是美国的受保护国。可就在古巴,我国的企业家和农村主却连足够的劳力都招不到,相反到是中国的企业家和农村主却从来不缺劳动力。各位有没有想过,中国的资本家在美国的殖民地摄取了多少本来属于美国的财富?!出于外交压力,我们却不能对在古巴的华人进行驱逐,这已经是美国政府的失败了。如今中国的舰队就在古巴海外,如果美国政府无力阻拦中国舰队进入古巴,这将意味着美国将彻底失去古巴。加上中国人在南美的扩展,那等于美国将彻底被封锁在北美大陆上!!!”美国总统威廉?霍华德?塔夫脱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向面见自己的资本家代表们吼道:“如果美国政府连近在咫尺的古巴都保不住,那更无法保证你们在中国的投资安全!!!”

    资本家代表们一时间无话可说。塔夫脱说的没错,如果美国保不住古巴,那么他们在中国的投资一但中国政府翻脸借口没收的话,他们也无计可施。代表们默然的离开了白宫,但塔夫脱却不认为这些资本家们会就此罢休。

    美国的生产力过剩严重,资本急需对外流通。在古巴和南美都受挫的情况下,中国是这些剩余资本最好的处去。如果美国政府无法保证这些资本能够正常流出,那么那些资本家们可能会受到利润的驱使,去选择加入英国或法国国籍,这么一来,美国政府损失更大。所以塔夫脱在与幕僚们商议过后,还是电告新任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要求他立刻就美国向中国提供贷款等事宜进行搓商。

    而一个小时后,正在饭桌上抱怨孩子们吃的满桌满地饭菜的李明,接到了秘书处长杨度送来的紧急电文。

    “报告,中情局刚刚截获美国政府发往驻华公使馆的电文。电文要求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就贷款事宜与我进行搓商。”杨度笑道:“果然如皇上所料,美国政府坐不住了。”

    “哦?!”李明放下碗筷,坐到沙发上仔细的看完了这封长达六页的电文:“内阁是什么意见?”

    “严相及诸位大人认为,巡访舰队可以出动了。”

    古巴开曼群岛以南海域,中美舰队对峙已经整整半个月了。半个月里,双方舰队在海面上随波飘荡,唯一不变的是中国舰队的舰首始终指向他们的目的地――古巴的关塔那摩,而美国舰队也自始至终的拦在中国舰队的航道上。半个月里,美国舰队无数次要求对话,而中国舰队却没有一句回应。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了,中国巡访舰队旗舰海瑞挂上的旗语,同时打出灯光信号:我舰队补给将在36小时内耗尽,美国必需在一小时内向我舰队提供补给。

    “中国人疯了吗,他们居然问我们要补给?”美国新锐战列舰、编号bb-11的密苏里号的舰桥上,舰队司令卡罗夫看着海瑞号上的旗语大吃一惊,同时也显的极为愤怒。

    当初中国巡访舰队从哥伦比亚出发前才突然宣布下一站是古巴的关塔那摩,一得到这个消息的美国政府立刻下令舰队进行拦截,同时为了增加已方的力量,命令停靠在基韦斯特的南方舰队立刻出发。因为事发紧急,舰队跟本没有装足补给就出发了。从距离上看,南方舰队跟本赶不上。但中国巡访舰队为了避开已经准备在牙买加以东海域进行拦截的美国舰队,特意绕道开曼群岛,没想到不急不慢的中国舰队却“恰好”碰到了紧急赶来的美国南方舰队,并被美国南方舰队堵在了西侧。于是两国舰队就在这片海域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对峙。美国南方舰队出来的急补给不足,所以需要从本土向舰队提供补给。自从中国研究出了海上补给作业后,世界各国都开始纷纷效仿。但美国无论是补给船的技术还是海上补给的作业能力,都无法跟中国相提并论,一整个白天的补给也只能维持这支拦截舰队的三天所需。而今天,正是美国本土向拦截舰队提供补给的日了。而且跟据惯例,补给舰队抵达的时间也恰好在一个小时之后的九点钟整。

    卡罗夫愤怒的咒骂道:“该死的中国人,他们跟本就是在找借口生事。”

    “不。是中国人要了。”乔治?杜威望着中**舰烟囱中那越来越粗黑的烟柱,淡淡的说道:“向国内发电报,询问一但中国人强行冲阵,是否允许我军首先开炮。”

    中国的无线电报技术,美国也购买了,而且首先装备在新锐战列舰上。如此一来,航行在大海上的舰队也依然能与国内保持联系。卡罗夫向通信官点了点头,于是电报员立刻发出的请示电报。很快,美国总统塔夫脱亲自发来电报:决不能首先开火,而且决不能让中国人进入古巴。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接到国内电报的杜威显的极其愤怒。在美西战争中,乔治?杜威率领舰队勇敢的进攻西班牙本土。虽然最后战败被俘虏,但在美国人的心中,他却是一位英雄。美西战争结束后,乔治?杜威被释放。他回到国内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处罚,美国国会反而便于5月16日开会,破例授予他少将军衔,次年2月又晋升他为中将,并当选为美国新成立的海军总委员会主席。之后杜威对美国海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组编了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和大西洋舰队,之后的1902年以上将军衔离开海军岗位。自去年年中,中国远征舰出发后,美国政府认识到遥远的距离并不代表美国西海岸就是安全的,于是再次请出这位美国海军的元老,请他为太平舰的扩建出谋划策。杜威很清楚,美国太平舰队的敌人只可能是中国的太平洋舰队,同时他也认为目前美国太平洋舰还不具备与中国太平洋舰交战的能力,所以美国太平洋舰还是以防御为主。这次他到南方舰队来检视即将编入太平洋舰队的密苏里号战列舰,恰好碰到了拦截事件,于是杜威打算亲眼看看传闻中世界战力第二的中国舰队。

    做为军人,果断是必需的品质。“要么战争,要么投降。没有第三个选项。”这是中俄战争中末期面对俄国停火要求时,中国皇帝的回复。对于这种言论,杜威是推崇至极的。做为军人,做为军队,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带着荣誉退役。可这份又不能首先攻击,又必需进行成功拦截的命令激怒了杜威。现在他们面对的不是西班牙或者什么小国的舰队,这可是中国舰队,人家连英**舰说撞就撞了,还会把美国放在眼里?

    “难道我们真要和中**舰进行撞击?”

    面对向他询问的卡罗夫,说实在杜威也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如果要执行政府的命令,撞击是唯一的选择。所幸的是,我国的军舰比中**舰要多。”也许,这是唯一的办法吧。杜威心里是这样想的。

    中美两国舰队都在生火加压,进行各自的准备。而美国的补给船队也已经出现在海面面上。

    “海军部来电:如果美**舰首先开火,我舰队是否有把握歼灭美国拦截舰队?”舰队参谋长冯祁拿着电报递给舰队司令李亮。

    “且不说美军舰支数量比我军要多,其火力也不比我们差。不过我军有着丰富的海战经验,而这是美国人的弱项。所以击败美军没有问题,但歼灭美国拦截舰队却是不可能的。”李亮笑着下达的命令:“命令各舰填装实弹进入战备状态,胜利号为首舰,其余各舰按作战阵型开始编队。”

    就在美国补给舰队减速靠向美**舰时,中国舰队却开始加速,同时炮管开始转动,将炮口对准了远处的美国舰队。

    “哦――该死的,准备作战――”卡罗夫立刻下达了命令,各舰在他的指挥下开始整编队列。同时为了显示美国的力量,卡罗夫也下令各舰将舰炮对准中国舰队。而近在咫尺的补给舰队见状,却开始加速向远海驶去。

    美国海军也有着严谨的训练,在中国舰队完成编队后不久,美国舰队也完成编队,并在海上画了个大圈,横在中国舰队航道上。

    “看样子,美国人还真敢撞呀。既然如此,那就撞上去。”李亮狞笑着下达着一条条的命令。

    杜威和卡罗夫紧张的看着高速而来的中国舰队,如果这是在中国近海,他们都相信中国舰队有撞击的勇气。但这里对中国而言必竟是远在地球那头的美国,中国舰队还敢肆无忌惮的进行撞击吗?杜威和卡罗夫相望了一眼,心里都存了一丝侥幸。

    进入古巴,进入关塔那摩是中国巡访舰队必需执行的任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怎么进入,如何进行却由舰队司令自由掌握。于是在美国人的眼里,编队行驶的中国舰队偏转了,经过连续转向后,中国舰队与美国舰队平行行驶。杜威和卡罗夫松了口气,看来中国人还是没打算撞击。但一下刻观察哨却惊恐的大叫起来:“中国舰队冲过来了――”

    是的,中国舰队各舰同时转向,二艘战列舰、五艘巡洋舰和唯一的一艘驱逐舰同时转向,全部以十六节的航速齐头并进,每一艘中**舰的舰首都对准一艘美国同级军舰。

    “一艘艘的撞有什么意思,要玩就玩大点。八艘军舰一起相撞,那才刺激嘛。”海瑞的舰桥上,响起了李亮肆无忌惮的笑声。并且这个笑声通过扩音器,传到了对面美国舰队的上空。

    八艘军舰一起相撞……整个美国舰队上所有的人,包括杜威和卡罗夫的脸全都吓白了。

    这不是战争,所以谁也不敢首先开火。但这却不亚于战争,因为这是意志上的交量。正因为是意志上的较量,所以美国人输定了。在中国的观念里,明知前方是死,将士们也必需奋勇上前,因为怯敌避战是大罪。但在西方国家的观念里,这却不算什么,因为他们从来不视退避与投降为耻辱。

    撞与不撞,这对中国人来说只是一个命令,而命令就必需执行。因为整体战略高于一切。

    撞与不撞,这对美国人来说则是一个选择,是选择则可以商议。因为个人生命高于一切。

    在美国官兵们的眼里,如果是战争,他们自然会遵守一个士兵的职责,即便是战死也会坚守自己的岗位。但现在算什么?咱们停在这里等着别人撞上来?看着气势汹汹来而的中国舰队,美**舰上乱套了。

    “命令各舰,准备接受撞击!”满脸苍白的卡罗夫还是坚定的下达的命令。因为如果他选择了退让,虽然不会受到国会的指责,但美国将会遭到世界的嘲笑,就如同当年的英国那样。身为舰队司令,决不能让美国重蹈英国人的覆辙。

    要撞,那就撞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