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三十七章 政策的变化  中华苍穹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土城,元大都城垣遗址外,耸立着一幢八层楼高的八角型白色建筑物。

    最初李明是要建成五角型的,只是方案才提出便遭到满朝文武官员的反对。均认为五角型毫无意义,当建成八角并各安一剑,是为剑指八方。

    建成五角型的本来就李明的一种恶趣味,既然大家反对,那就算了,咱当皇帝的这点心胸还是要有的。别说建成八角型,就是建成八十角型也由的你们。

    就在十二年前,城东的小校场迎来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三军检阅式。在检阅式上大怒的皇帝将这片小校场圈了起来,建成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家级的军事学院,随后各类建筑拔地而起。就在这只能容纳二万来人的小军校里,一支强军诞生了,他们迎着敌人的火炮前进,也是在这里,决定了中国海军海外练兵的计划,最后让日本含恨田庄台。也是在这里,拟定了北据沙俄、东挡日本,最后回军京城一掌朝权的谋划。还是在这里,发出了帝国经略南洋、东征日本的命令。可也随着帝**队的日渐扩大,小小的军校再也不能满足日益扩大的参谋本部的需要。于是在五年前,参谋本部选址北土城、元大都城垣遗址外的一片荒地,开始设计新的国家军事指挥中心。当设计图获准后,参谋本部立刻圈地八万亩开始营建新的参谋本部大营。

    营建进度是很快。在动用包括建设兵团在内的近七万劳工人同进开工后,仅仅过了八个月,八层楼高的参谋本部框架基本建成。又四个月完成最外部墙体和封顶营建后,七万劳工被解散。划分房间、接搭线路、安装管道,参谋本部将官带着宪兵开始一砖一瓦的自己搭建着内部结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秘的需要。

    经过一年繁琐的建设的,电话电报线路、照明设施、指挥系统、供暖系统、安保系统……所有一切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即便连接上了外部供电系统,参谋本部依然有独立的发电机组,以确保在紧急状态下依然能够正常的工作。一年辛劳的建设终于使这个新的参谋本部达到了可以投入使用的地步,于是参谋本部全体就从军校搬迁而来。军校中的参谋指挥设施和体系,就留给了正在学习中的学员们。然而由于习惯的原因,参谋指挥体系被完整的保存下来,这样通过军校考核的参谋们在正式进入参谋本部工作时,能够很快适应过来。

    新的参谋本部可以投入使用,并不代表着一切建设工作的终结。不仅仅是跟据实际需要临时变更,内部装饰也需要缓缓进行。终于,在开工四年后,装修一新的全部的参谋本部正式投入使用。就在此时,谋划近十年的北进计划,在皇帝的旨意下,参谋本部下达了作战命令。数以百万计的军队先后越过边境线,随后的北地炮火连天,中**队由南向北、由东向西,朝俄国发动了蓄谋以久的进攻。一支支军队,一车车物资在参谋本部的调令下发往前线,终过一年的苦战,终于收获了丰硕的果实。然而,即便战事繁忙,参谋本部外部的装修依然没有停止。培植草皮、修建标致,一个硕大的石雕巨龙耸立在参谋本部的广场上。凝视的龙目、锋利的龙牙和狰狞的龙爪,无一不展示着帝国的威武。

    这里是中华帝国的军事指挥中心,所有的军事布防、调动、作战等等全部的军事命令都从这里发出。就在这里,全国现役一百三十万军队、六十万武装国民警卫队、三百四十万一级预备役部队、总计三百二十万各藩属国和自治领军队,以及海外近十万名各类谍报人员,执行着从这里发出的每一条命令。这是就中华帝国的参谋本部驻地。整整一年从未停止过的装饰,终于在北方战事结束时也宣告结束,装修一新的参谋本部,终于迎来了前方胜利而归的将士们。

    今天的参谋本部外依然寒风呼啸,但挡不住将士们火热的心情。段祺瑞、梁华殿、袁寿山、聂士成、刘盛休……前线的将军们都回来了,这一刻的参谋本部将星云集。

    “怀化将军,一别经年今日得见,快快请入室内坐下来饮清茶一杯呀。”

    “哪里哪里,宣武将军为国征战劳苦功高,当你先请呀。”

    “云麾将军来迟了,当罚一杯呀。哈哈哈――”

    “看看我后面,还有归德将军呢――”

    “那就罚他三杯嘛――”

    将军奉圣旨领军出征,征战归来第一件事不是上朝拜见皇帝,而是要先回参谋本部交令。与此同时,同行的宪兵长官将一军的功劳簿上交兵部,兵部将跟据功劳簿上的记录对回来交令的将军们拟定赏罚折子呈皇上批阅,之后将军们才能受到皇帝的召见。其实将军们交令的过程,就是等待赏罚的过程。不过此战各军皆是大胜,罚是不会有的,爵位、称号的赏赐已经颁布,但真金白银的赏赐却听不到一点风声,这就让人揪心了。

    真金白银当然要现场给。三天后的大朝会上,五位将军每人受赏京城别院一套,其它将军的犒赏也一一颁下,之后还有其它赏赐也是当场宣告。

    中国是一个以食为天的民族,凡是大事无论悲喜都要大吃一顿,于是上元宴更显的热闹非常。上元宴其实就是以前的新年晚宴,因为古时中国将新年的第一天称之为元日,所以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的辞旧迎新的宴会就称之为上元宴。这是礼部翻查古书重新拟定汉家礼制时规定的,就连皇帝也必需遵守。

    其实李明烦透了这些繁杂的礼节,因为李明很清楚,随着科技的发展信息交流的加快,这些繁复的东西肯定会被时代抛弃。为此李明跟大臣们不知道吵了多少回了,身为皇帝的李明跟本无法撼动这些夫子们的意志。没办法,皇帝虽为天下之尊,但最大的依然是传称了数千的礼节。

    “前明失国已逾二百年,我汉家礼制被满清剔发易服之举毁之一尽。如今西洋礼制在我中华大地四处蔓延,若朝廷再不强行推行汉礼,恐百年之后我汉礼将荡然无存呀――”礼部尚书翁同龢伏地泣不成声,宰相李鸿章连同七部尚书等附议同请。李明长长的一个深呼吸后,点头同意了。的确,百年之后的危机是真实存在的。不过李明又忽然笑了起来,如今的时代不同了,李明深信这个危机不会再出现了。因为中国是一个上行下效的社会,只要从皇帝到朝廷大员们都一致依汉礼,那这个国家就会迅速的回复传统礼节。不过还好,除了祭祀、朝会等官方行为外,平时到没有要求。

    所以,上元宴就成了中国展示传统礼仪最重要的一个方式,因为在上元宴上,不仅是满朝勋贵,还有各藩属国、自治领的君王,以及各国使节。当李明将文化扩张和军事扩张的区别告诉大臣们后,文官们就对此报有级大的热情。到是武官们无动于衷,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老子把炮口顶在他脑门上,别说让他们学汉礼,就是狗礼他们也得学。

    对此李明无所谓的笑了笑,因为文化扩张需要军事扩张为前提。

    正因为这个原因,也因为这是中华立国后第一个上元宴,更因为这是国朝大胜的第一个上元宴。所以三省六部官员都为办好这次上元宴亲尽全力。

    三省六部制在众多官员的劝谏下还是恢复了,不过恢复的只是名称,权责其实都变了。皇帝为全国最高领导人,亲掌军事设中书省,下辖参谋本部、军种司令部、兵部,主官全**事;尚书省设宰相,下辖六部――户、礼、工、吏、司法、外交六部,主管全国内外行政。门下省下辖――刑部、御史台、检查院,主官全国监察、审判。

    李明真心佩服这些官员们,为了能合上老传统,硬是能扯到一块去,不过还是达到了李明设想军政法三权分立的目的。

    今天的上元宴上海陆空纷呈,各种食材应有尽有。欢笑满堂是必然的,不过不同的人的的欢笑却有着不同的意义。中国的官员自然是开怀大笑,因为是得胜而来;自治领、藩属国的君王们则是小心的陪笑,生怕在这里一句话没说好惹怒了中国,最后把账算在他身上;其它各国使节则是纠结的笑,在如此欢乐的气氛下当然也要表现出欢乐的气氛,这是世界第一领土大国和第二海洋大国,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呀。他们每每想到这,心里却又寒凉一分,这样一个大国又得了如此大胜,今后的对华政策该如何调整?

    二十年前的中国还任由他们揉捏,今天的中国已经需要他们小心应对了。看看门口值守的宪兵们挺直的腰杆,看看他们刚毅神情。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国家想要真正获得自信心,一场胜仗、一场畅快淋漓的巨大胜利,是必需而唯一的前提。现在中国有了,他们不再惧怕外国人。要跟这样的国家开战,除非集合欧美全部的力量,但这又是不可能的。在很长的时间里,无论是这些公使还是在他们本国的议会里,都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

    在欧美白人的眼里,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普通白人百姓对中国的印像大多还停留在:中国是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国家。而这一切的认知,除了对中国片面的了解外,更重要的是思想方式的上的差距。

    在欧洲人看来,如果他们的国家获得了向中国对俄战争如此巨大的胜利,那必然向俄国勒索战争赔款。然后进行密集的外交活动,借此大胜之机向世界索要更大的权利好争取最大的利益。能要多少要多少,即便是撑死。

    而事实上,中国不仅没向俄国索要战争赔款就已经让欧洲人够吃惊的了,中国还将新边境线上的军队尽可能多的撤回本土,而且也没有在国际上要求更多的权利。更让欧洲人想不明白的是,中国居然还在战争结束之后立刻开始裁军?这不符合欧洲人的行为方式,难道中国人都傻掉了?

    傻掉了是不可能的,因为大胜之后的中国需要消化这次胜利的果实,为了给将来更大的胜利打好坚实的基础。实际上中国是打不动了,除了物资开始紧缺外,国库资金也日渐枯竭。

    “裁撤现役军队、减少不必要的军事行动、实行军官精英化、预备役常态化,以便战时能够更快速度组织有战斗力的军队,同时以节约军事开支。同时加大对水利、交通、通讯、教育的投资,加快国家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为了弥补资金的不足,有限度的开放国内市场,吸引国际资本的进入。降低税收标准,以增加资金流通速度。下放权利至省府,允许各省府在本省内进行适合本省府情况的规划,如规划合理则朝廷首先拨付款项用于建设……”

    1906年大年初七,朝廷新年的第一次大朝会上。皇上才下旨任命的严复,在正式出任宰相一职的当天,就在朝会上宣布了朝廷未来五年的工作计划。而所做一的切都是为了增加税收,以充盈国库。

    严复对赋税的职能、作用有较深刻的认识,朝会上他强调纳税是公民的义务,同时政府征税后亦要用之于民。他说:“赋税贡助者,国民之公职也,取之于民者,还为其民”。在向谁征税的问题上,严复提出了“赋在有余”的原则。指出“国家责赋在民,必有道矣。国中富民少而食力者多,必其一岁之入,有以资口体、供事畜而有余,而后有以应国课。”同时强调,切不能以“养民之财”、“教民之财”和“赡疾病待赢老之资”作为征税对象。严复提出重新整理国朝税收制度,他主张赋税轻重要适度,“赋无厚薄惟其宜”,认为统治者的责任在于“为其民开利源,而使之胜重赋”,即鼓励人民发展以提高负税能力。而大量建设必然需要大量人力的参与,人民一面可以通过更多的劳动换取更多的报酬以改善生活。一面开放各地学堂允许旁听,让更加努力的人能获得经常人更多的收入。

    这中国第一次全面开放国家市场,允许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矿产、交通、通讯等各大行业。撤销国内基础建设的材料必需国内生产的限制,允许直接向国际采购钢轨、钢板、水泥等物资。精减各审批结构,进一步降低税率,以鼓励投资,对于投资到内地和贫困地区的工厂企业,进行税收减免甚至进行补贴……

    朝会过后,消息传出,世界沸腾了。数亿人口的市场终于完全放开了他封闭已久的市场,世界资本大鳄们如同闻到血腥味一样蜂拥着进入中国。以至于还未等到十五元宵节过完,整个京城的客栈就已经住满了各类商家。国内的,国外的,还包括各省府的官员代表……

    还是大量文盲的普通中国百姓不知道,这样的政策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好处,他们最直接的是感受是,朝廷为庆祝胜利再次降低农税至三十税一。如此低的税收终于让千百年来承担国家主要税赋的农民,摆脱了深重税赋的负担。他们知道自己要自己能弯下腰去种粮食,就再也不用担心吃不饱的问题了。家有余粮心里不慌,终于开始有富余的百姓们在吃饱之后,开始捉摸着能不能自己干点什么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呢?

    就在世界资本大鳄们涌入中国的时候,世界最富有的国家同时也是生产过剩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本应该对中国进行密集的外交公关,以期望能用贷款或更大的优惠政策以换取美国资本大量进入中国,以刺激美国目前越来越凋零的市场使其重新繁荣起来。然而美国此刻却无心关注中国的利好政策,他们把目光投在加勒比海上。在那里,美国舰支已经拦截了企图强行进入古巴的中国巡访舰队,两支舰队已经对峙整整一周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