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三十二章 “请求停战”  中华苍穹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撕毁刚刚签属的宗藩条例这种事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梁伍二人还是收到了皇帝的斥责电文。∮,黑着脸的梁伍二人在面对向承德与山南山北二长老更是百般不待见,只是对于各种赔笑脸各种说好的三人,梁伍二人也实在黑不起心肠。

    最终琉球政事确定:琉球王在成年之前留在北京由其母抚养,此间琉球国由摄政官向承德主理,山南山北二族辅之。凡需琉球王确认之事,也交由三人商议,只要其中两人认可之事,则加盖琉球王印以生效。为确保琉球王印不被滥用,而朝廷驻琉球领事王宠惠代掌琉球王印,并行监都之事确保琉球国政治稳定,其行为不得干预琉球内政,只有涉及琉球对外政治关系时,才有权过问。

    说到底中国在名义上拥有琉球主权,而琉球在政治上和形式上维持独立,实际上在外交、经济和军事等方面依附于中国。而中国最重要是详细拟定国家宪法和宗藩条例,以确定中国对琉球的权利和义务,这也是对其它即将依附中国的藩属国管理的试行。而琉球也需要拟定琉球国的宪法,确定王族传承和继位的合法性。在目前,这是一个双方都认可的方案。这就是朝廷特使抛出立宪方案,两族长老闻之是欣喜若狂。尚泰时期,老王爷一手掌握琉球政权,两族已被完全隔离在政坛之外。如今朝廷特使所提议的立宪方案就意味着两族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琉球政坛,这自然深得两族长老之心。虽然琉球立宪并非采用英国式的虚君立宪,但实君立宪总比一王独裁的好。大方向定下来了,那就没有了主要矛盾,至于细节条文慢慢讨论就是。

    而对于琉球提出要进行教育普及之事,朝廷原则上是同意的,只是将开始时间推到了一年之后。必竟朝廷在实施全国教育普及之前可是进行了十年的准备期,从校舍到教材、从先生配备到饮食采购,各项工作反复进行验证才敢开始着手推进。琉球连自己有多少需要上学的学子都不清楚,这工作怎么开展?所以给琉球一年的准备期,到少要先把人口摸查清楚吧。

    对于人口普查这种事,琉球进行的很积极。朝廷派往琉球协助的户部官员才到,琉球上上下下就开始高速运转起来。琉球的人口普查才刚刚开始,西北诸地也纷纷向朝廷请求派员协助。西北诸地都是咱中国人用命从俄国人手里抢来的,出于各种原因可以给当地土著一些优待,但决不能把主权让出去。即使是残暴的皇帝,可以奴役自家子民来满足一已私欲,但也决不能牺牲自家儿郎的性命为他人作嫁,否则即便成一时之功名,也将受万世唾骂。然则此时朝廷却闭上了嘴巴,人不给话也不说一句。其实朝廷大员们心里乐开了花,本来就如何能光明正大的吞并西北诸地还束手无策,没想到琉球这么一闹反到给了一个好机会。仁义大国的脸面要维护,主权要收回,对这两项矛盾的问题,朝廷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在没有得到最佳方案之前,对于西北诸国的哀求,只能视而不见,逼急了只能说,西北战事未宁,一切从缓。的确,此时的西北战事又起波澜。

    首先是不甘心失败的尼古拉世费尽了心力,总算再次征召起三十万军队,在8月18日从萨马拉、萨拉托夫、伏尔加格勒兵分三路向刘盛体兵团扑来,刘兵团此时兵力已增加到四万中**队、二万日本军和五万藩属****,其兵力也就略多于其中一路俄军而已。面俄军的进攻,参谋本部制定以守为攻、层层阻击的战术以达到将俄军拖垮再着情反击的总战略。必竟中**队自开战以来还未败过一仗,虽然硬拼也有把握能守的住现有阵地,但战损过大就得不偿失了,战略撤退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就连刚到前线的段祺瑞也是这么认为,但刘盛休却不这么想。

    “俄国久败而未胜一仗,已成哀兵之势,其士气全无。若此时我军主动后撤,俄军士气必定有所恢复,这岂不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俄军总兵力虽多但已分散,这就给了我军以各个击破的机会。再者此批俄军大多是临时征招的农民,尤其是伏尔加格勒方向军,其士兵训练比之鄂木斯克的农民军还不如。只要我军集中主力击溃最弱的伏尔加格勒方向军,其它两路军队必然闻风而止不敢进攻。”

    这个想法其实参谋本部也商议过,从战略的角度看,如果能在进攻中击溃俄军,在将来的政治谈判时中国自然能更加理直气壮。但是这个方案有风险,首先为了能达到彻底击溃一路俄军的目的,那么进攻部队必然要集中尽可能多的主战部队,并配备主战武器。不然进攻部队与俄国打成胶着状态,那整个战略就彻底失败。进攻部队多了,防守部队的兵力自然少。而敌人可是已经丧失理智的俄国独裁皇帝,万一他拼着损失一路大军换取其它两路大军攻占乌拉尔斯克,然后挥兵从后侧包抄进攻部队,那最终可能会损失一路大军。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俄**的战略呢?这可是远离本土十余万里的地方,孙悟空都需要翻一个筋斗的距离,一但进攻部队被困,那可是连救援的机会都没。中国战胜的局面基本已经确定,要是这时突然损失一路大军,中国政府就被动了。正是出于风险性的考虑,所以参谋本部才选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方案。

    刘盛休拉着段祺瑞秉烛夜谈,天亮时分段祺瑞发报参谋本部建议执行刘盛休的计划,并附上行动方案。参谋本部需要商讨,电文来回也需要时间。考虑距离乌拉尔斯克最近的萨马拉方向的俄军,即便急行军也需要五个行军日才能与我军交锋的情况下。为了尽可能缩短乌拉尔斯克战事的时间,段祺瑞行以临机专断权,让刘盛休亲率四万中**队和日本第三师并配合二万藩属****,一路急行军朝伏尔加格勒方向的俄军正面开去。自己则亲率宪兵团,以日本第五师为主力,配合以三万余藩属****坚守乌拉尔斯克一线。

    “三天,你只有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内参谋本部依然要求执行原战略,你必需回军。否则无论战果如何,你应该很清楚违抗军令的后果。”段祺瑞面对眼前的老一辈将领,依然军规森严。

    “十五天,十五天之内我一定击溃俄军。请大人必务坚守至我击溃俄军之时。”刘盛休以一个标准的军礼向段祺瑞告别。

    但俄军还是被高估了,北线两路俄军进行速度相当缓慢。一个急行军日的距离,俄军楞是走了三天。既然是这样,那就奋力一博吧,参谋本部下达了进攻命令。

    8月25日,刘兵团前锋侦察部队与俄军伏尔加格勒方面军前军发生短促遭遇战,随后俄**就地结阵而中**队也放缓了行军速度以节省体力。8月26日夜,刘兵团主力突然出现在俄国前沿阵地。未进行任何火炮准备,俄军还在睡梦中就遭到中国步兵的突然攻击,当晚俄军前锋大营便乱作一团,未至天亮时分俄**便已全面溃败。中**队没有发起追击,只是在接收了俄军营地后修整了一日。刘兵团因为是急行军,所以没有带重型火炮,但在28日凌晨依然依靠所携带的大量迫击炮抵近对俄军发动了短暂的炮击,随后四万中**队杀入俄军阵中。俄军彪悍且人数众多但士气不高指挥混乱,中**队人数虽少但战意坚决指挥灵活,所以俄军被打的很被动。但有着人数优势的俄军尽管颓势尽显,却是败而不溃,一支勉强维持的战线。

    从凌晨发起的进攻一直持续到下午,四万中**队与近九万俄军酣战不止,而随军的日本第五师和两个哈萨克师却一直守在外线待命。日军第五师参谋长大岛健一多次请求出击却遭到刘盛休的反对,刘盛休一直紧密的关注着战场的形式,他在等俄军阵型出现崩溃的迹象。只有这时投入最后的兵力才能起到鼎定战局的作用,否则只能打成添油战术,白白损毫自家兵力。只是战前谁都没有想到,此次俄军抵抗意志会是如此坚决。

    到了下午三时,被反复冲击的俄军阵地左翼出现松动,俄军出有组织的撤退。见此情形刘盛休立刻下令,让大岛健一率余部发动进攻:“不留预备队,全军压上――”

    “俄伏尔加格勒方面军已被我击溃,我军正在发起追击。”29日早,刘盛休令通信兵发出电文。

    消息传来段祺瑞却下令加固防线,侦察兵前突侦察。果不其然,圣彼得堡奢华的皇宫内,咆哮的尼古拉二世下令其它两路军队立刻向乌拉尔斯克进攻。至31日,急行军而来的俄萨马拉方面军逼近乌拉尔斯克,与外围驻守的哈萨克军发生交火,哈军且战且退,俄军紧随其后。第二天,俄萨拉托夫方面军也匆匆赶到并投入战斗。战至9月3日,俄军进展顺利,中**队几乎丢失全部外围防线,其主力退过恰甘河与俄军隔河相望。对此沙皇尼古拉二世致电前线各军表示嘉奖,并责令各部再接再厉最好打到北京去。

    然而俄国的攻势也就到此为止了。9月4日,俄国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强行突破恰甘河后,中国久未出现的空军到了。空军向俄军投掷了重型炸弹,同时建在恰甘河上游沿岸的多间秘密仓库向恰甘河投放了大量燃油,被点燃的石油将整条恰甘河变成一条火河,当冲天的大火随着水流蜿蜒而下时,俄军的进攻部队瞬间开始逃命。此时中**队顺势发动反攻,无法退过河的两万余俄军再也无路可退,敢于反抗者被屠杀一空,最后投降俄军高达一万七千余人。

    与此同时,北线的梁华殿兵团包围了叶卡捷琳堡,但没有发动进攻。而任何企图救援或突围的行动都在装甲师面前败北,无一例外。中国人故技重施,梁兵团四下出击将周围村镇的大量人口赶到叶卡捷琳堡,行动已经持续两周了。9月的叶卡捷琳堡气温已经很低了,两手空空的平民被驱逐进叶卡捷琳堡,而卑鄙的中国人居然还扒掉了这些已经一无所有的平民身上的最后的冬装。这不由让人联想到伊尔库茨克的失败。

    叶卡捷琳堡不是伊尔库茨克这样的战略后勤基地,无论是食物还是被服都无法满足越来越多涌进城里的平民的需要,于是为了生存的平民们开始抢劫和掠夺,他们最初还仅是劫掠原叶卡捷琳堡内的居民,他们后来发展成见个人都要抢的地步。谋杀、纵火等犯罪层出不穷,城市次序已经荡然无存,而人的生存与发展却又离不开次序。既然叶卡捷琳堡政府无法控制城市的次序,那就会有另一种次序来接替,那就是黑社会。即便是在黑帮厮杀下人员大量死亡,但被中国人赶进城市的人员数量相比,还是少之又少。叶卡捷琳堡跟本没有那么多的物资根本足以支持到来年春天。叶卡捷琳堡的沦陷已经是时间问题。

    袁寿山到是没有围困车里雅宾斯克,手握两个重炮师的袁寿山只是用重炮一遍一遍的对车里雅宾斯克进行炮击。建筑物倒塌、大火更是从未熄灭,而且中国人的炮击极为精确,粮食被点燃,被服被焚毁,弹药库那巨大爆炸的声响还回荡在守军的耳朵里。车里雅宾斯克守军将领明确的告诉俄国陆军部,如果中**队愿意牺牲士兵,车里雅宾斯克将在一天内全面沦陷。平民早已经四散逃离,他们向西进发,希望能躲避战火,但是他们错了。

    中线的聂士成没有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他将部队以连队分散,在特种部队的引导下频繁出现在乌法外围,不断袭击俄军的军事单位,甚至于发展到凡事穿着俄军军装的都会遭到枪击。乌法守军也曾企图扭转局面,他们也曾主动出击追击中**队,但战果几乎为零。因为白天中**队都会退缩回去,但是到了晚上那就是中国人的天下。别说单独行动的俄军士兵,就连军营都未必安全,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是不是有一支枪口正瞄准着你,说不定中国人直接一顿迫击炮就干了过来。黑暗、寒冷、死亡,在这种恐怖氛围下,俄军士兵只要到了夜晚都不敢离开建筑物。从车里雅宾斯克艰苦跋涉而来的平民们也发现乌法并不安全,于是他们装上自己为数为多的行李带着妻女继续向西而去。逃难的气氛也影响到了乌法本地的平民,于是不可逼免的也出现了乌法本地平民开始向西逃命,当这个规模越来越多的时候,就连神经紧张的俄军中已经开始出现逃兵。

    然而此时乌拉尔斯克外的俄军,在沙皇的严令下,以付出近两万余人的代价终于突破了恰甘河,但面对乌拉尔河却又是有心无力。然而他们还发现,进驻乌拉尔斯克也许是一个错误,因为地处两河交汇之地的乌拉尔斯克地型狭窄,这让中国空军的轰炸变的更加容易,日夜不停的轰炸让俄军跟本无法有效集结,自然谈不上突破中国的乌拉尔河防线。乌拉尔斯克的战局就此焦灼着。

    然而刘盛休却一路不停的向西进攻,至9月12日已经兵临伏尔加格勒,突击的日军甚至一度占领伏尔加河西岸,可惜因为弹药不足最后不得不放弃。

    “若是弹药充足,我军足以兵临莫斯科城下。”在北京,兵部尚书欧阳振华当着记者的面拍案而起:“严令各工厂全力赶制各类弹药;严令交通部动用一切力量全力向前线输送弹药;传令藩理院让他们明确的告之各藩国务必按听从我军调度,否则帝国的怒火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

    而此时受中国政府命令,从各地紧急增援而的各藩属**队已经齐聚乌拉尔斯克,中国在乌拉尔斯克的兵力恢复到七万人,虽然大多是各藩属**队,但河对岸越来越多的军旗也给了俄军很大的压力。9月15日,中国空军向恰甘河一带开始大量空投燃油,熊熊烈火在俄军后方燃起。俄军指挥官见势不妙,这是中**队有意要切断他们的退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意思呀。俄军指挥官一边大骂中国人哪来这么多石油一边立刻下令撤军,但十余万大军在中国空军的空袭下哪里说走就能走。

    其实中国向西北前线运输的油料已经枯竭,俄国人不知道这是中国人最后一次大规模使用燃油。若中国还想在乌拉尔斯克恢复到现在的燃油使用规模,必需等到一个月以后了。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梁华殿只围不攻、袁寿山只用重炮攻击、聂士成只派出小分队进行袭扰的跟本原因,因为几乎所有的运力全部支援到乌拉尔斯克,他们三个人根本不敢大规模使用弹药。虽然三人所部未经过大战,但短促的交火还是会时常发生。如今他们的弹药存量已经下降到必需补充的地步了,所以此战过后,运输力量将重新向梁袁聂三人倾斜。可惜的是,俄国的指挥官并不知道这一切。

    当恰甘河上的烈火彻底隔断了俄军残部的退路时,得到藩属****增援的段祺瑞下达了渡河作战的命令。然而在面对有着杀害投降前还在抵抗的士兵而臭名昭著的中**队时,为避免遭到中国杀害的俄军官兵们,在见到中**队开始渡河时就打出了白旗,近五万军队一枪未发的全部投降。至此俄国最后的兵机动兵力大部被歼,俄军再也无力发动进攻。而此时的中**队也因缺乏补给停止军事进攻行动,中俄两军再次进入一个相对和平的时间。只有侦察部队的遭遇战未从未中断过。

    战事时行到这个时候,中国向西北运输补给的火车依然还在密集的发车中,因为中国兵部已经下达了新的战役任务:抽调各藩属**队至伏尔加格勒西岸集结,预备攻占伏尔加格勒并沿顿河西进,最后占领顿河畔罗斯托夫饮马黑海。这道命令是公开宣布的,按中国参谋总长王士珍的话来说就是:战至此时,剩下的仅仅是中国想怎么打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海军部下令重巡海圻号与两艘驱逐舰进行编队前往地中海。海军部出的说法是:这支编队的目的地是黑海,他们的任务是为中国的黑海舰队寻找一个合适的泊地。

    “决不能他们通过苏伊士运河――”英国首相办公室内传出亚瑟?贝尔福一阵阵的咆哮,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中国海军首选泊地居然是克里木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

    塞瓦斯托波尔地处黑海北岸,位于克里米亚半岛西南端,是沙俄黑海舰队驻地,正对着黑海黑峡。所以塞瓦斯托波尔有着黑海门户之称,战略地重显著。一但被中国占领,中国则可北上乌克兰、东进罗马尼亚、南下奥斯曼,等于中国一脚伸到欧洲来了,这是整个欧洲白人种族都不能认可的。英国公开阻止中国海军进入地中海,甚至威胁说对中**队绝对不能越过伏尔加河,否则英国将对中国商船也关闭苏伊士运河。法、意、两奥也表示反对,德国公使也很委婉的说,希望中国能谨慎从事。

    “帝国需要脸面!!!如果俄国坚守要将战争进行到底,那么进攻将是中国唯一的选择。”李明清楚明确的将信号发送出去,必需是俄国向中国发来停战议和的请求,否则中国会用行动告诉俄国,他们将永远失去整个乌拉尔山以东地区。

    “见鬼,中国什么时候开始使用帝国这个词了?”亚瑟?贝尔福一阵头晕目旋,所有幕僚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中国已经有资格要叫帝国,他的领土之大为当世第一,而中国实际控制的领海区域也超过英国了。

    于是在得到中国肯定的回答后,英法德意两奥等国纷纷向俄国施压,然而尼古拉二世再不乐意也必需要同意了。因为1905年起,俄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一连串范围广泛,以**为目的,又或没有目标的社会动乱事件。

    如果俄国是胜利的一方也许还不是问题,但当乌拉尔斯克战败的消息传回来的第二天,刚刚成的圣彼得堡红党在皇宫门前请愿,当遭到卫兵们的驱逐时发生的冲突。然而并没有防备的卫兵们却遭到突然袭击,一支早有准备的红党武装力量突袭皇宫,好在红党的武装力量只是临时拼凑的农民,最终还是败在训练有素的俄国卫兵们枪下,但这次事件却让尼古拉二世为之惶恐,叛乱者已经有攻击皇宫的能力了。

    前线的一败再败,让尼古拉二世失去了大量忠自己的武装力量,现在他连剿灭国内叛乱的力量都没了。土地丢了还可以抢回来,皇位丢了那就真的丢了一切。于是在各国的协调下,9月19日,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下旨谢尔盖?维特全权代表俄国展开与中国的谈判,而维特则第一时间向中国发送“为避免更多无畏的伤亡,俄国政府请求中国政府进行停战”的电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