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三十章 中国的野心  中华苍穹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瀛台是个好地方,四面环水。即使是最炎热的夏天,瀛台也是凉风习习。自皇上入住瀛台之后,瀛台就经过大规模的改造,建成了环岛跑道交移栽了大量果树。同时清干南海之水挖掘淤泥,并打通了六海水道连接内外护城河,六海之水再不是是曾经混浊的模样,如今是一汪清水碧波荡漾。

    顶着烈日送饭对于长期深居内宫的美子来说,也是一项体力活,但劳动辛苦之后睡上一觉醒来却是浑身舒坦。皇后坐月子基本不出房门,贵妃直接人去西山军营何时回来也不一定,孩子们午觉起来后也乌泱泱跑出去玩了,皇上参加夏收后晚饭都是和大臣们一起吃的,所以都不用担心。左右无事的美子就让侍女搬了张躺椅放在一棵苹果树下,吹着凉风喝着凉茶,享受一个宁静的下午。

    深宫之中的妇人其实生活的很无聊,美子不同于皇后和贵妃。皇后平日里要忙于教育之事,贵妃需要关心防务和军士训练,都需要经常外出。自然而然内宫事务自然就落到美子身上,而这样一份差事其实很少有机会能走出宫墙之外。内宫事务大多都由内宫总管寇连材、颐和园总管小卓子、以及皇宫总管李莲英处理,而且他们都干的很好。很多时候她只需要关心一下账目,重要的事情同意或不同意而已。但各宫主管都很尽心,其实需要美子操心的并不多,就连孩子们的学习大多也是由皇后过问。早些年瀛台一直在改造,美子需要到处查看过问。今年初连瀛台改造工程也彻底结束了,美子就更闲了。如果不自己找些事情来做。如何打发这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所以美子就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干些她喜欢的事情,比如刺绣。

    刺绣是美子从小学习的技能。她也很喜欢这项手工艺。喜欢看着自己一针一线,在白布上锈出一幅美丽的画卷。可就在美子沉浸在自己的刺绣当中,寇连材却一步三赶的跑了过来。

    “启禀娘娘,外交部紧急电文,让奴才立刻呈于娘娘。”

    “外交部?”美子诧异的抬起头问道。后宫不得干政,不仅在日本是这样,在中国更是。虽然现在皇后主政教育之事,但除此外的其它事也都是不过问的。贵妃除了管理瀛台的防务以外,最多也就去西山看看军士的训练。不仅对其它政务不过问,就是******的防务安排也从不多嘴。更不用说她这个只管理内宫的妃子,所以她平时很注意这些事情,即使皇上跟她说起日本的事情,她也只是听听而已。今天外交部的电文怎么会呈报给自己?

    “奴才也不知道,外交部派员送过来的,还特意叮嘱要亲呈娘娘面前。”寇连材也不明白,但他依然做好自己的事。

    美子想了想,最后还是拒绝了:“你还是拿去给皇后娘娘吧。我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寇连材见皇妃态度坚决,立刻进主楼请示皇后。很快寇连材就下来请美女进去。

    “确实是发给你的电报,你自己看看吧。”杨枣儿交电报交到美子手里。

    美子接过电报才看一眼,顿时眼泪就留了下来。就在一个小时间。他的父亲日本王明治因病不治过世了。

    “我已经让人去接然儿回来了,你也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去日本吧。”杨枣儿安慰道:“你父亲去世,肯定要回去祭拜的。我朝以孝立国。皇上会同意的。”

    “谢谢姐姐,妹妹这就去准备了。对了。翼儿五天后的满月宴妹妹已经安排好了,妹妹不在就要有劳姐姐了。”

    “这宫里的事。妹妹办的姐姐哪有不放心的。好了就别管这些了,快些准备去吧。”

    得知明治死了的消息,李明也急忙往瀛台赶,虽然两人再不对付,名义上也他李明的岳父呀。李明一脸沉痛的样子才进主楼,就看到拎着一个大包伤心的美子。

    李明上前轻轻抱着美子,低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一切节哀吧。日本现在很乱,大山岩为了远征将士薪资在日本大开杀戒。我已经安排一个禁卫连随你同行,海军陆战一师已经在旅顺待命,望山号快速驱逐舰正从旅顺赶往天津。等然儿回来带上侍女就出发吧,火车站的专列已经在准备了,快的话今晚就能坐上军舰。我是去不了,你代表给你父亲上柱香吧。”

    “皇上……”美子哏咽而不能答。

    “好了,我们到门口去等吧。”李明跟枣儿示意了一下,就接过美子的包,拉着她到门口等李然回来。与此同时,******内却在召开一个仅有五个人的会议最高层紧急会议。

    “明治的病因无法确认最后死亡,证明了污染材料的杀伤性是正确的。现在偷天换日几乎已经成功一半,下面就是改变日本体制,彻底消灭现有贵族阶级,将土地尽可能的分到普通日本百姓手里。以达到彻底改变日本现有政治格局的效果,为将来东瀛王入主日本做好铺垫。”严复简短的发言确定了会议的主要内容。

    “偷天换日计划太过隐秘,前往日本执行此计划之人必需是熟知该计划,也就是说必需是我们五人中之一。”唐绍仪看了看众人后坚定的说道:“如今俄国战败在既,李相年纪大了不易劳顿,严相需要协助皇上处理国事,王大人做为参谋总长需要进行战后军事安排,周大人身为中情局长不能公开露面。所以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我身为外长,只要拿到皇上授权,在外交礼仪上也能够代表皇上。”

    众人互望一眼点了点头,在当前局势下,在座的诸位也确实只有唐绍仪最合适。王士珍站了起来:“以海军陆战一师战斗力来说。日本人不在话下。但我认为在这次的行动中,丁汝昌并非一个合适的统帅。我建设由皇家陆军司令冯国璋带队。”

    “在下已经通知驻日各地间谍。将会完全配合我军行动。”周勤肯定了在情报方向已经做好了准备。

    “将来想要掌控日本,陆军是重要的一环。做为皇家陆军司令。也到了需要知道这个计划的时候了。具体细节,就由唐大人在路上再与冯大人细说吧。”李鸿章看了看其它四人后说道:“如果诸位没有其它意见,老夫这就奏明皇上了。”

    开会就是这样,会议的重要程度与效率总是和参会人数成反比。五人每一句话,就决定了整个事情的发展。李明与美子刚出来就碰到了从******出来的五人,五人请皇上侧一步说话,就将他们的意见奏明了皇上。李明听完只问了一句诸位都是这个意见?在得到肯定回复后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行动。这本来就是早有准备的计划,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这个时候,所以只能事急从权。让唐冯二人去了。

    日本对********战略而言很重要但却不急,必竟明治的儿子嘉仁还活着。所以即使这次行动效果不佳,那又有什么关系,东北亚可是中国的绝对势力范围,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但眼前有一件不太重要却很着急的事情急需处理,那就是年至七十的琉球王尚泰亲自北京面圣,请求上国皇帝能将皇五子李翼过继至琉球王室以继承琉球王位。

    尚泰自从七年前因妃子意外滑倒而流产之后,就绝了自己再生一个孩子的想法。如今年岁以高可琉球王室后继无人就成了尚泰的心病。琉球可在受传统中华文明影响下的地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在琉球也是主流思想。除了承孝以香火不灭外。还有政治上的靠量。

    别看琉球国小,但也是有派系的,这还是自三山时代遗留下来的。元朝末年,原来统一的琉球分裂为三个各自独立的国家:中山、山南和山北。其中。以中山国的势力最为强大。公元1429年,中山国王尚巴志灭了其他两国,定都首里城。再次建立起统一的琉球王国。山北和山南原王族退下王位后依然成为琉球国两大势力。如今中山王族凋零了,琉球王无后。在琉球又不能没有王的情况下,山北和山南两大族有就争夺琉球王位的意思了。如今两族正在北京进行努力的公关。尚泰年纪大了,又被日本人关了近十年,早就没有了雄心壮志,他一心只为琉球人谋取福利,让琉球人过的更好。他自认为自己能够公平的对待每一个琉球人,但他不认为山南山北这两族也能做到。即使到时是由中国指定两族中其中一族继承王位,另一族必然心怀怨恨,两族两争之下的琉球人也必然深受其害。右左无策之下的尚泰在与中国驻琉球年青的领事长王宠惠在一次闲聊中提到这个问题,当时也把王宠惠给问倒了。

    作为宗主国的中国在几千年历史中,几乎没有干预藩属国国政的先例,但琉球两派相争的局势却让中国不得不进行直接干预。不然一但被洋人势力渗透和干预,等于中国东部海上屏障尽失。所以王宠惠抓耳挠腮之后出一个主意:如果皇后这次能诞下皇子,不如过继到琉球王室,那么中山王族也不至于香火断绝。尚泰当时没有反应,但他却记在了心里。所以当七月皇后诞下皇五子李翼之时,尚泰便亲赴北京求恩典。

    对于琉球王请将皇五子过继琉球王室的请求,满朝大臣们乐不可支。在内部会议中,海军总司令吴德仁就曾笑道:“琉球本来就是中国打下来的,给他逍遥了十年还知道送回来,这老头还是很识趣的嘛。”其实李明也很心动,但此举却遭到了皇后杨枣儿的坚决反对:我堂堂中华帝国的亲王凭什么要就藩于藩邦之地!杨枣儿想的很清楚,即使将来翼儿仅能在中原分封一县之地,也比琉球那荒蛮之地要强的多不是。

    “你可能不知道,朕与大臣们达成一个协议,上至亲王下至公侯,从今往后中国本土之内不再分封。乐儿与然儿不同。也就是说以后王公贵族只有爵位没有封地。乐儿是继承他外公札萨克多罗札萨克图郡王的爵位,当时是为了北进计划争取蒙古人支持而定的。然儿的东瀛王也是为了配合偷天换日计划而设立的。当然为视恩宠。可以拿些边陲荒芜之地或是空无一人的海岛分封于个人,但也仅限于此。即便如此。爵位隔代降爵的规定也是死的,百年之后翼儿的子孙终被除爵之时封地也是要收回的,自然也将全部化为普通百姓。但承继琉球王位则不同,琉球王可不是中原的王位,不受隔代降爵的影响,只要不造反,翼儿嫡系一脉就将是永远的琉球王,这不比亲王的爵位来的更好吗?”

    “没有封地就没有,我又不是养不起!不行。”

    “这是养不养的起的问题。再说尚泰这把年纪了能活几年。就算他能活一百年又能怎样?到时我说一句孩子太小需要接到京城抚养,他敢有意见?”

    “他是我儿子,凭什么给别人,还要姓人家的姓。要给你找两个妹妹再给你生个儿子,我儿子不给!”杨枣儿入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直接顶装李明。

    李明也被说的两下为难,必竟枣儿是当娘的,她的意见也不能完全不管。最后李明抓抓脑袋说道:“跟你实说了,琉球是扼守东海的门户。中国的东海大门岂能置于他人之手?咱们一直都打算直接吞并掉琉球,但出于维护仁义大国的脸面没有机会。这次翼儿承继琉球王位就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好机会呀。他身为皇室子弟,自小享受国帑的锦衣玉食,当然要为国分忧。再说男孩大了总要离开爹娘。咱们做父母的总要给孩子置下一块能施展抱负之地吧。”

    这些话当然是夫妻二人间的私密话,外人不得而知。总之,最后皇上是劝服了皇后。皇后“满脸不乐之色”的“勉为其难”的还是同意了。于是在李翼满月宴上,皇上正式宣布同意琉球王尚泰的请求。将皇五子过继于尚泰,并改名为尚翼。同时琉球王尚泰也正式宣布尚翼为琉球王世子。将于第二日携王世子回国,并当场电令琉球国各族首领世家大族齐聚会首里城参见王世子。

    这是一个让绝大多数人满意的结果,至于山南和山北二族再不乐意,也只得偃旗息鼓开始准备朝见王世子的礼仪。不管怎么说,经此一事后,原来暗流汹涌的琉球政局瞬间平稳了下来,因为没人敢跟中国皇帝的儿子争琉球王位。琉球事态的平熄,却又引发了朝局的震动,因为朝臣们通过琉球事件发现了控制西北藩国的一个绝佳的办法。

    “滚远些,老子又不是种马。”对于大臣们建议皇上纳妃多生儿子的建议,李明勃然大怒的予以拒绝:“你们要有本事可以把自己的儿子送过去,老子不吝啬王爵的封赏。”

    就在朝臣们研究将自己儿子送过去能当上王爵的可行性时,正在日本参加日本王明治葬礼的冯国璋却对日本的大家世族举起了屠刀。

    中国雇佣的日本官兵是有薪水的,他们的薪水由中国政府统一拨付给日本政府,再由日本政府逐一派发至士兵们的家属手上。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大家世族会上下其手贪污这也早有所预料,必竟雇佣兵们的薪水丰厚,每个士兵被贪污个一块两块的也关紧要。大隈重信也是这么想的。

    大隈重信是日本元老,也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望。自日本战败之后,他就一直致力于重振日本国威,但这些事情都需要花钱,花很多的钱。在英美中三国的经济掠夺下,日本经济一片凋零,跟本无力支持他重振日本国威的设想。所以,大隈重信为了自己的理想和国家的未来,必然要克扣雇佣军的军饷。但这种事就是上行下效的事,大隈重信只要求克扣下三成,剩下的七成也足以让士兵们的亲眷过上安稳的日了。

    冯国璋抵达日本后,除了祭拜明治外,更多的时间就是在向大山岩责问雇佣将士薪水被贪污之事。但听闻大山岩处理进度缓慢之时,冯国璋虽然不乐,但也没有多话。必竟这是日本他不好进行干涉。直到他到日本第六天,在逛街之时被一女子当街喊冤之后。冯国璋变脸了。

    将士们在前线用性命为国拼杀,其家中妻女不仅衣食全无还要受人歼辱。这让他如何不惊怒交加。作为皇家陆军总司令,他对将士是要有交待的。这名女子直接状告大隈重信克扣其夫军饷和抚恤,还将其女抓入府****其宣淫,请上国大将军做主。

    克扣军饷是事实,但宣淫之事安在大隈重信的头上就过了。大隈重信一把年纪干动了且不说,身在高位之人其实更重的是脸面。但他的手下就不这么看,反正已经扣了,就无所谓再多扣一点,于是就有了干出了歼辱他人妻女的事情来。

    一分不发还奸污其妻女!顿时引得冯国璋怒火冲天。二话不说。冯国璋就带着亲卫直抵大隈重信府邸,要求彻底搜查。先被扣了一个宣淫他人妻女的屎盆子,然后还要被人搜查府邸,这对大隈重信来说不能容忍。要知道,就算是日本王来了对他还得客客气气的,一个将军算什么?

    可他忘记的是,一个日本王在中国眼里不过只是个棋子而已,而冯国璋正在执棋之人。“大怒之下失去理智”的冯国璋下令亲卫直闯大隈重信府的大门,自然会遭到大隈重信府是侍卫的阻拦。争执之中有人开了枪。冯国璋一的名亲卫中枪当场身亡。这枪到底是谁开的,没人知道,但已经不重要了。

    冯国璋一道电令将留驻东京码头的海军陆战一师召来,更是团团包围大隈重信府邸。然后下令了:“进攻,敢有阻拦反抗者,格杀务论。”

    大隈重信当然不敢阻拦但他自信冯国璋不敢对他怎么样。他借了。冯国璋不仅抓了他全府老小,就因为最终找到了那个被虏走的女子后。冯国璋直接将大隈重信九族亲眷全部抓来了。

    “胆敢枪杀帝国将士,这是叛逆。是谋反。”

    冯国璋一句谋反就定下了大隈重信的罪名,跟本不给他狡辩的机会,就在日本皇宫正门口,大隈重信九族连同武士仆役共一千八百三十七人全部押解至此。才以易经中的“大亨以正,天之道也”一句改元大正的日本王大正,本想以日本王的身份救下大隈重信,不想连冯国璋面都没见到,就被唐绍仪给拦下:“我朝大将军正在处理军中内务,王爷还是不要过问的好。”大正脸拉的老长,但也没有当场发火。

    于是大隈重信之九族被杀。这次没有用枪而是用刀,一千八百三十七个人头被砍下,当真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如此冯国璋依然不解气,当场怒斥日本国防军司令黑轨通轨,勒令他立刻彻查中**饷被贪污一事。大隈重信的财产被没收,被双倍赔偿给那些被克扣过军饷的士兵家属,另外大隈重信名下田产也被分给普通日本百姓,并由冯国璋亲自签属地契。冯国璋并没有止步于此,大隈重信亲信松方正义等人也遭到查处,财产没收田产被分。

    此事一出立刻传遍日本,日本各地的中国领事馆立刻有无数日本雇佣兵家属前来告状,数量之多涉及的金额之大让中国政府都为之心惊,这等于中国政府拨付的日本雇佣兵费用的七成被贪污了,于是中国政府派遣特别调查组正式进驻日本彻查此事。日本那些世家大族就倒霉了,就算本人没有贪污,只要手下有人贪污也会被扣上纵容下属的罪名,强制没收其田产,最后分给普通日本国民,一时间冯国璋在日本民间可谓万家生佛,但在日本大族们的眼里这绝对是一个恶魔。

    “人我们杀了,雷霆之后应该当降下春风化雨,那就要看你唐大人的了。”

    “放心早有准备。这是第一批前往中国工作的通行证,首批五百个哦。”唐绍仪笑着拿出一叠公文示意过后却换了个话题:“有没有想过把这法子也在西北用用?”

    “国情不一样,估计不行。不过听说参谋本部正在研究清兵入关的历史,正在评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用在国外会是什么效果。”

    “md,你们这群杀才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玩意儿了,难道现在军校里教的都是一群魔鬼?”

    “没办法,咱是兵部,主掌刑杀,干的就是杀人的活嘛。”说完冯国璋哈哈大笑起来。

    “喂,你刚说参谋本部在评估在国外执行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效果?”唐绍仪突然反应过来,一脸恐惧的看着冯国璋:“你们到底想干嘛?”

    “知道为什么汉唐之时我**力之强盛却只能止步于西域的原因吗?我们分析过,主要是因为速度的缓慢使得补给无法有效跟进。现在有军舰有汽车有装甲车,你看如今才牛刀小试,陆军就已经兵抵乌拉尔了……”

    “老子要上本参奏你们,一群杀才,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