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六十六章圣魂城(三十七)露水鸳鸯  灭界残兵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欲桐撇着嘴。“魔奴,你不出手”。

    “嘿嘿嘿!本魔是个陪衬,多余出手”。魔奴弹着树杈间的织网,发出细腻的颤声,道道白色光环飞旋在天地之间。

    “哈哈哈,本植也是闲者,用不着出手”。说话间,欲桐绿毛甲在身前划出锥形光剽,飞向荡来光环。

    轰!莫邪精魂、剑魂被术法爆破的光波震得无影无踪。绿毛欲桐与魔奴熊废也同时失踪了。

    莫邪精魂感觉眼前一道白光,心里刚想骂人。眼前落下了许多模糊的黑影。

    轰!一股子火气喷来,莫邪魂体重重的挨了一记重锤,嗡的一声,差点没爆了魂珠,飞了出去。

    噗!藏在魂珠中的魂骨被击飞数根,淡白色的天空瞬间闪起稀疏地缀着宝石光泽的星辰,幽幽的辰光里,雪白亮目的魂骨映着术法爆裂的光芒。照得整个秘路空域变幻着神奇色彩。

    周围悍战的修者收了手,愣了下,神识着空中飘动的光芒。猛的抽了几下鼻子。

    “魂骨”!众修者没有取下罩在眼上的黑纱,顾不上争斗,慌张的取出魔晶、植晶、虫晶、兽晶打向空中光芒。

    噼啪!不知多少晶石撞到一起,瞬间爆的粉碎,空气里弥漫着刺耳的晶气味。那里还有什么魂骨。

    修者神识一闪,凝向莫邪珠体爆飞的珠影。数道术法光环打向魂珠遁去的方向。

    刚才,莫邪精魂虽然没有被术法击中,术法爆裂的残波把他震得头晕脑胀,借着冲击波,遁速也快了不少。

    嗵!又是数道光环在珠光残影处爆开,莫邪魂珠流星一般被击了出去。淡白淡白的天空,划出一条白色的光影,在清澈水洗空域里一闪而过,

    噗!噗!一缕缕魂骨从光影中爆出,在万里一白的苍穹里,划着星光灿烂碎玉骨花儿。

    数十道晶光随之而来,轻轻一吸,刚刚闪着光芒的魂骨消失。

    “跟住他,接着打”。有修者大声喊道。

    瞬间,数十道神识凝向莫邪精魂震飞的方向。

    嗖嗖......!远远近近的术法同时打出,秘路立即被火光吞噬。

    几位遁在前侧的修者被术法爆光击退,胡子都快烧没了,气得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再想追那里还有机会,秘路上一连串的火爆,吓得遁来的修者门差点就撞到一起。

    迟疑几息,一场混战又在秘路上上演,至于魂骨,修者们早就不再意了。这么多的术法击去,什么骨都成了骨渣了。

    秘路上,莫邪精魂跟加了速的流星,划过苍白的山林。还好攻来的术法,只想震落魂骨,根本没有伤到魂珠。不知遁出多远,莫邪魂珠才放慢了遁速。小小的珠光,红芒闪闪,远远看去像崩出的小小火星。

    呼!莫邪精魂吐出一股子火气,神识眼魂珠内的魂骨,多亏了这些魂骨,不然根本逃不出混乱的战场。神识眼珠后空域。剑魂不知飞到那里去,莫邪精魂叹了气,但愿吉魂自有天像吧!

    莫邪精魂虽然对剑魂有些胆心,确不敢多耽搁。以这点遁速,再不赶路,后面的修者们打完架,轻易就能追上。

    抖落身上的火气,莫邪精魂一闪十里遁向远处山域。

    远山似近,遁了很久,山依旧是山,林依旧是林。仿佛那山虚无飘渺,遥不可及。

    渐渐的莫邪精魂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渗透珠体,遁速明显的慢了下来,一遁不足十里,甚至越来越慢。但身边的白色山林急速的向后飞去。莫邪魂珠有如慢行在时空中,却不知道时空在与怎么的速度在流逝。

    几道神识突然凝在莫邪珠体,惊愕的吸口凉气。

    远域的山前,数十位修者分成几伙站着,不约而同的回首看向流星般飞来的魂影。

    “细肉全吃”!魔主羽刀突然惊叹一声,魔幻的眼神跳着鬼异的光芒。

    接着几位修者都叹息一声。秘路是几大族群先祖门,为躲开圣魂城,另开的一条通往魂域的秘路。此路对魂者、圣者有禁固效果,看似有无数魂者都想从此入魂域,秘路上不死在混战中,也可能永远到不了魂门前。

    莫邪精魂竟然无限的接近“天门山”,不得不令众修者吃惊,由此看来,这缕魂珠魂识远远在秘路禁固的识能之上。不然别说遁近“天门山”,早被禁能弹出秘路。

    木檑看看羽刀,又看看蛸问,几位族主都没有任何反应。

    欲心淡淡看着越来越近的魂珠。突然道:“盛魔友,你、我都沾不得魂气”。

    “呵呵呵!化了”。盛晴回了句魔语。

    欲心嘴角凝出一分狠色,从植袋中取出一棵白色的珠子,轻轻一弹。

    凝白的山域瞬间变得透明,夜凉的雾滴轻轻地飘洒着,露水悄悄地凝聚来。

    莫邪精魂一愣,白色山林消失了,眼前的黑茫茫一片。咚!魂珠沾着凝重的水气,掉在繁茂阔大的桃心形叶子上,挂在叶上的露珠珠儿,滚了下,渐渐大,渐渐圆,蓦地,一滴,滚落下去,扑嗒落下林间白腻的东西上。

    呼呼!怪异的喘息声,差点把莫邪精魂的魂都吓飞了。

    啪!一只大手抖落身上的露滴,一股汗臭和香气扑鼻而来。

    莫邪魂珠随着沾了汗水的露珠飞出不知多远。重重的打在一汪凝水的花心里。

    啪!带着浓香的粉影砸在花朵上,莫邪魂珠差点从压弯的花蕊里掉下来。

    “啊!轻点,你刚才打飞的是什么”?圣女娇喘的声音,震得花蕊乱颤。

    粗重的呼吸,随着露光抖动。“那是扔的护甲”。

    粉色的甲缝里,一双明眸闪着苍蓝色的光,瞄了眼低落的草丛。

    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玉峰在绿色的草缝中透着刺目的白,咯咯咯!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从草丛里跳出,拉着长长的轻纱。

    “师妹,你跑什么”?赤体圣士从草丛中爬起,愣了下,大声喊道。

    圣女丽目闪闪的回过头,轻纱裹住含羞带露的玉峰,鲜艳欲滴的红玉润影隐隐的顶着,看得圣士有些目眩。“你个不知死活的,想吃腥,就不怕师父断了你的命根”。

    圣士红了脸,一脸的苦相。“师妹别走”。

    “滚!占点便宜就可以了,领我到这荒山野岭,能吓死个人”。圣女取回护胸甲,不经意的看了眼凝着露水的野合花。轻轻掸落甲上的露水,淡淡的悠悠的清香随着雾气飞起。

    圣士一脸挨扁的样子,伸着脖子咽着口水。

    “还化什么魂,还不穿战甲,等我喊人呀”!圣女没好气的娇呵道。

    圣士这个郁闷,到手的鸭子怎么就这么飞了。拉着长脸圣士磨叽的穿上战甲,没趣的走到圣女身边。

    “再这副嘴脸,小心我扁你”。圣女凤眼立起,挥起粉嫩的拳手在圣士脸前晃了晃。

    圣士嘻皮笑脸的乐了起来。“师妹,我扶着你走”。

    圣士伸手摸向圣女的小手,眼睛却盯着护胸甲上深深的峰沟。

    “快走吧!师父还等着哪”!圣女甩手遁去。

    圣士拳头攥得嘎巴嘎巴响,大根大根的青筋从脖子、手臂上凸现出来,全身的热血都在翻滚、沸腾!似乎只要一丝火星整个人都能燃烧起来。

    圣女小嘴撇撇,似乎知道圣士的熊样,只当没有看见。

    数百里后,圣女突然停遁在空中,转头看向刚才缠绵的山峰,娇嫩的脸儿渐渐的阴了下来。

    身后圣士猛得停下,被师妹的样子吓得脸儿变了色,身边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不断的缩着脖子。

    圣女瞪了他一眼。“就知道疯,刚才你扔的是什么”?

    圣士傻了,瞪着眼睛,摸着脑门,看了下手。扔了什么?什么也没扔呀?

    “你个死鱼脑袋,疯起来,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圣女狠狠的点着圣士的脑门。

    出了什么事,圣士真不知道呀!那火热的大手光想着摸又白又大的玉峰,头发都麻了,那里还想那么多。被师妹这么一说,圣士心里哆嗦起来,忙神识四域,怕是一丝气雾的流动都能惊跑了他。

    神识一会儿,圣士脸色缓和下来,五百里内风吹草动尽在眼中,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一定是师妹在吊自己胃口。张臂要抱师妹。

    啪!圣士眼前金星四射,圣女怒吼道:“你当我说着玩哪!刚才有魂者气息”。

    圣士捂着脸,“啊”的一声。顾不上痛,神识凝向那座山蜂。“走回去”。

    圣士变得歇斯底里般疯狂,心里又恨又惊。

    圣女摇摇头,挡住圣士。“别去,此魂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看来境界不在你我之下”。

    全身的血液一个劲地冲上头顶,圣士的脸变了色,受不了了,觉得头快要爆炸了!刚才太专一,没想到从鬼门关前走了一朝。

    “师妹快走”。圣士诚惶诚恐拉着圣女匆匆的遁走,一刻都不想在等下去。

    圣女回首看了远域数次,心里也犯着嘀咕。说心里话,她心里更慌,魂者怎么来的,怎么没的。根本就没感应到,这样能吓死个人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