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圣魂城(三十五)秘路石壁  灭界残兵台湾5分彩遗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精血不同于其它圣女精血,莫邪精魂只吸了一口,魂珠内精气涌动,有种重生的渴望。

    “这是什么血”?为什么只吸了一口,就有这种能量。

    莫邪精魂愣愣的看着圣女时,秦月微微睁开血眼。看了眼洞口的“五行环”,一道血晕出现在环壁上。

    秦月努力的睁大眼睛,想凝结神识,看清眼前的情形。雾气弥漫,只有洞外透来的微弱的光芒。

    “魂者,你姓什么”。秦月嘴里流着血,吃力的挤出几个字。

    莫邪精魂拿着花魂,被圣女问愣了。“她能看见我”?

    停了许久,莫邪精魂才神识到。“我姓莫,叫莫魂”。

    秦月血脸现出欣慰的笑容,张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秦月想问的事太多了,眼睛阵阵发黑,神识渐渐远去。

    “天门峰,秘......”。秦月头一歪,晕死在水中。

    莫邪精魂凝视远域,一闪消失在洞外斜阳余辉里。

    几息后,煞气直扑山洞。恺乐如同凶神一般遁到洞外,看眼洞外蜷缩成团的“圣士”。

    “吕薪!你敢伤我师妹”。

    吕薪抽搐着身子,那里听得进恺乐的话,两双眼睛惊恐的盯着洞口。

    恺乐手指凝术,真想一技打死吕薪,牙都要咬碎了,脸上爆着青筋,下了几次狠心,未能下得了手。

    啪!恺乐点落“五行环”。嘶!吸了一口凉气。“魂息”。

    沿着清凌凌的波光倒影,看向橙红浑圆的落日,一道血线浓融在夕阳余辉里,慢慢地与山与天与云融为一体。

    恺乐收回目光,遁入洞内,见秦月浮在水面上不知死活,吓得脸都青了,抱起秦月,撕开光门,一步踏入。

    夜暮中,闪烁的繁星披照着黝黑的山域。莫邪精魂遁在淡青的天光下,与湖山天影融为晶莹的一体。

    “天门峰?秘......”。莫邪精魂回忆着圣女的话,什么意思?有点笨,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天门峰”?莫邪精魂去过,离此不过十万里,当年为找魂路时,路过那里没什么特别之处。

    想了一会儿。莫邪精魂遁向“天门峰”。

    十万里,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天亮时分,莫邪精魂沿着魂路遁近“天门峰”山域。

    说也奇,魂路至此绕峰而过,若大的山域竟然没有魂路入峰。

    残月失去了光泽,天空犹如被冲洗过一般,一片蔚蓝。

    莫邪精魂未敢轻易入峰,沿着一条劈开的峡谷岩石,落到千丈以下的山涧里。

    雾影落尽,莫邪精魂一闪消失在岩壁内。晶光大网把雾气分成无数的织网,万条飞链闪着白光从雾气中凝出。

    嘶!一阵长长的抽气声,雾气撞出个大窟窿。毛绒绒的大脑袋伸出晶网,瞪着牛似的大眼睛。

    哗啦!雾气像门帘似的分开,大脑袋渐渐的缩小。熊废扛着大树杈子走出雾帘,怪异的眼神四处寻视着,不停的挠着光秃的下巴。

    “乖乖!好强的魂识”。

    魔奴盯着石壁看了又看,摇了摇头。魂者根本就修炼不了遁术。这是永恒的法则,不但圣族知道,魔族一样知晓。

    哗啦啦!两道身影出现在魔奴身后,个个戴着细长的晶链。见了魔奴点头哈腰的鞠躬。“魔祖”。

    啪!啪!两记大耳雷子,抽得两道身影转了好几圈,无数的金星在脑袋上飞旋。

    “我让你们看门,让你们修炼了吗”?魔奴呲着大牙吼道。

    嗵!嗵!两道身影跪在空域,连连磕头。“魔祖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魔奴响了个鼻“哼”。“也就是魔主留你俩看门,不然早把你们烤了”。

    骂完了,魔奴扛着大树杈子遁入山涧深处。

    两道身影盘坐在涧空,像狗似的守着涧域。

    随着涧雾落下,水链冲泻到深谷的涧石上,溅起密密的飞沫。一片晕黄的石基站着三道魔影,个个魔发飞扬,魔甲迷幻。

    魔奴走近羽刀。“魔主那缕魂珠又来了”。

    羽刀神识着谷域,脸上挂着喜色,似根本就没听到魔奴的话。

    “熊废放他进来,会用得上的”。盛晴回道。魔奴干嘿嘿两声。

    另一位魔者眯着小眼睛,嘴角带着奸笑,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哈哈哈!怪怪”!

    魔奴点点头。“魔老说的不错,正是那位被圣云者城害死的神识强者”。

    “哈哈哈!既然圣族不惜才,魔主是想做个顺水人情”。魔老龙卫不再说古怪的魔语,大笑了起来。

    “细肉全吃”!羽刀说了句让人化魂的魔咒。

    “熊废去迎接各位魔老,其它事就不用管了”。魔母笑道。

    魔奴扛着大树杈子遁出谷域。

    深褐的岩石里,莫邪精魂神识着谷间的情景。心里不由得一惊。魔主羽刀、魔母盛晴、魔奴熊废都见过,论战力,就是生前也未必是任何一位魔者的对手,那位魔老更可怖,刚才遁入谷地,最先感应到的犀利魔识,应该就是这位魔老的。

    这么多的魔者守在这里干什么,难道真有秘事。莫邪精魂渐渐隐入石缝深处。

    突然,一道神识凝住莫邪魂珠,流光一闪,神识又漠然的飘走了。

    莫邪精魂电击一般顿了下,跟着向另侧石缝隐去。遁深了一点,再没敢移动。

    刚才那缕神识似曾相识,在那儿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莫邪精魂这才发现这块石壁竟然是通的,一侧是魔者,另一侧是数位植者。

    “欲心植主有点怪异呀”?茏蕲城主鬼异的笑道。

    一位身着浅紫色战袍,肩披淡粉色薄纱,内衬紫色薄衣的美艳植女微微一笑。“不错,好熟悉的影子”。

    木檑大长老捻着绿胡子。“有魂者知道秘路有什么大了的事”。

    “咯咯咯”!欲心植主笑得蛮腰乱扭,干净洁白的玉颜上拭出许粉黛,双眸深似潭水瞄了眼石壁。“这魂者可不简单,木檑大长老这回宽心了”。

    木檑眼里跳着狞光,嘴角撇撇,没有再说什么,独自闭了眼睛。

    欲心与茏蕲相视一笑,也不再多言。

    魔族、植族都来了天门峰,到底为了何事,绿胡子老植士说的秘路,是不是小圣女没说完的“秘”字。莫邪精魂被眼前的阵势惊得珠体麻栗。

    虽然莫邪精魂已经记不得这些植者是谁,但从境界来看,阵势不比魔者差。莫邪精魂虽然有些愚钝,或多或少的也感觉到了点什么,心里不觉得有点激动。

    有一点还是怪怪的,明明魔者、植者都神识到他,为何都不管它,任他躲在石缝中。

    竟管如此,莫邪精魂也不敢乱动,躲在石缝中谁也不打扰。一晃半月有余,两侧魔者、植者越聚越多,数数不下百余位,个个境界都不低,个个神识都不弱。进了谷地,都不约而同的神识眼石壁。

    莫邪精魂躲在石缝里这个别扭,别提多难受。一边叽叽咕咕说着怪语,一边嘻嘻哈哈聊得热闹。时不时的还有魔者、植者讽刺两句,明显就是给自己听的。

    一日突然所有的谈笑声愕然而止,所有修者面色都渐渐凝重,眼睛时不时盯着谷域深处看。

    夜晚渐渐来临,雾气沾了墨一般挡住弱淡的星光,谷域周围漆黑一片,静得让人绝望,偶有一丝喘息,似一阵哀鸣的狼嚎撕破黑暗的沉寂,莫名的恐惧袭遍全身。莫邪精魂感到一种无形力量从谷内漫延出来,此刻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众修者都屏住呼吸,似怕深深一吸,惊破了这宁静的气氛。脸上却没有半的凝重,眼里闪着惊跳的火苗。

    “茏城主,这秘路魂门要提前开,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欲心突然神识道,脸上一点波澜都看不出。

    “看来,圣族千年来,没少下功夫呀”!木檑面无表情的神识。

    茏蕲嗯了声,早已听到密报,圣族近百年来在圣域围剿魂者,破了数座魂门。不知这次秘路魂门提前开启是否因魂域魂者减少有原因,看来圣族这次有势在必得之势。

    历次,魂者从秘路魂门进入魂域的魂者极少。这次多了不少。与魔族隔音石壁内有一缕魂者,与兽族隔音石壁内有数千缕魂者。

    怪了?魔族这次也能接纳魂者了,如果是以往早就灭杀了。

    “进了秘路,千万别沾了魂气,这次魂族不会轻易放手”。茏蕲突然神识道。

    众植者心里暗自好笑,秘路里无边的黑暗,谁能保证不会失手哪?

    “哎呀!哈哈哈!本祖来的真及时呀”!绿毛欲桐突然出现在谷内,大咧咧的喊叫了起来。

    众植者似乎已经习惯了,根本就没心思理他,没有一位植者与绿毛欲桐打招呼。

    绿毛欲桐也不再意,遁到欲心身边。“族主,你出关了”。

    欲心眉毛眨了下,算是回应了。绿毛欲桐无趣的站在一边,转头看了眼石壁。

    “哈哈哈!还有敢与魔者同路的”。

    “哎!魂友,到这边来”。绿毛欲桐对着石壁喊了起来。

    莫邪精魂听到喊声,吃了一惊。“自已藏得这么不隐秘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